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讀經典

斯威齊:《共產黨宣言》在當代

2019-12-12 11:21:15  來源:實踐與文本  作者:保羅·斯威齊
點擊:    評論: (查看)

  保羅·斯威齊(Paul Marlor Sweezy,1910.4.10—2004.2.27),20世紀美國最為著名的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

  《共產黨宣言》我大概已經讀過十幾遍了,但它從未給我已過時了的感覺。它總是值得一讀再讀。因此我認為,在準備這個專題討論時,我應當重讀一遍《宣言》,這一次我特別關注那些隨著二十一世紀的來臨而顯得與我們在世界上所面臨的問題更為休戚相關的見解和闡述。以下是我提出的一些觀點,我把它們總結概括為三點:(1)資本主義的危機;(2)我們向何處去?(3)我們應當努力實現什么?

  資本主義的危機

  1848年,即《宣言》寫成的那一年,正是歐洲的一個危機年。而1998年是現今已完全全球化的資本主義經濟的一個危機年。"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重復中越來越危及整個資產階級社會生存的商業危機就夠了。"(《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2版第1卷第278頁)

  馬克思和恩格斯所說的這句話同樣適合于我們自己的時代。對這一現象的基本原因的診斷也一樣。他們寫道:"在危機期間,發生一種在過去一切時代看來都好像是荒唐現象的社會瘟疫,即生產過剩的瘟疫。"(同上)今天,這種闡述也許可以更好地被用來解讀一部生產資料生產過剩的史詩。資產階級經濟學仍然做不到這一點,而且大概永遠也做不到。

  我們向何處去?

  馬克思和恩格斯是忠誠的革命家,他們堅信,資本主義內在的、根深蒂固的矛盾將會引起一場日益強大的并最終能獲得成功的革命斗爭,以此來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并代之以一種更加人道和合理的制度。但是,他們的分析是否考慮到或者甚至暗示了一種不同的歷史結果呢?我認為答案無疑是肯定的。在《共產黨宣言》第一部分"資產者和無產者"的第一頁上,就有一段常被人們引用的話,"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自由民和奴隸、貴族和平民、領主和農奴、行會師傅和幫工,一句話,壓迫者和被壓迫者,始終處于相互對立的地位,進行不斷的、有時隱蔽有時公開的斗爭,而每一次斗爭的結局都是整個社會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爭的各階級同歸于盡。"(同上,第272頁)

  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中對"斗爭的各階級同歸于盡"闡述不多,這很可能是因為他們認為這不可能是資本主義條件下階級斗爭的結果。但是,在當今世界,如果我們環顧一下我們周圍——而且把資本主義正在毀滅或者破壞可持續發展的自然基礎的程度考慮進去--我們就必須明確重申,"斗爭的各階級同歸于盡"是不久將來的歷史上的一個非常現實的前景。

  我們應該努力實現什么?

  我們應當努力使世界各民族牢記有關資本主義的真實情況,它并不像資產階級思想家想讓我們相信的那樣是"歷史的終結",但是它的繼續存在確實可能導致歷史的終結。《宣言》在這個方面是否提供了什么幫助呢?也許提供了,但前提是我們必須仔細閱讀它并富于想象力地解釋它。在一個常常被人們忽略的段落中,馬克思和恩格斯把一個新主題引入了他們的分析。"最后,在階級斗爭接近決戰的時期,統治階級內部的、整個舊社會內部的瓦解過程,就達到非常強烈、非常尖銳的程度,甚至使得統治階級中的一小部分人脫離統治階級而歸附于革命的階級,即掌握著未來的階級。所以,正像過去貴族中有一部分人轉到資產階級方面一樣,現在資產階級中也有一部分人,特別是已經提高到從理論上認識整個歷史運動這一水平的一部分資產階級思想家,轉到無產階級方面來了。"(同上,第282頁)

  世界科學共同體中有相當大一部分人已經充分意識到我們這個行星所面臨的生態威脅的嚴重性,但是他們還沒有普遍認識到這種威脅的原因正是資本主義自身這一事實。資產階級經濟學力圖隱瞞或否認這個事實。這沒有什么可奇怪的。如果這個事實得到普遍認識,那么什么是資本主義就會很快得到確認,它是這個行星上的人類和許多其它形式的生物的不共戴天的敵人。這樣,我們的責任不僅僅是幫助生態學家傳播他們的思想,盡管這一點很重要,而且要使生態學家本人和一般公眾了解資本主義的全部真相,即它必須由一種把給予地球以活力的生活放在首位和最高位的社會制度來代替。隨著資本主義的致命后果的不斷顯露,越來越多的人,包括把他們本人"提高到從理論上認識整個歷史運動這一水平的一部分資產階級思想家",將會逐漸明白,如果我們想要有任何未來的活,我們應當采取什么樣的措施。我們的任務是用盡可能短的時間來揭示這一點。

  原載《每月評論》1998年第50卷第1期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