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唱讀講傳 > 讀經典

何新:馬克思論猶太人和共濟會

2019-12-13 15:53:24  來源:草根網  作者:何新
點擊:    評論: (查看)

一、馬克思論猶太人

  “上帝的選民(指猶太人),額上寫著他們是耶和華的財產。”

  ——馬克思《資本論》第一卷

  有一種流行的誤解——這種誤解很可能來自共濟會和猶太人的有意散布——使得許多中國人以為馬克思是猶太人,其實這是中國人對猶太屬性的無知之談。

  猶太不是一個純一的血緣種族,而是指一種社會身份和一種宗教信仰。信仰就是猶太教,社會身份就是主要從事高利貸活動的猶太銀行家。在血緣上,猶太人以母系而非父系作為認同的標志。父親是猶太人而母親不是,那么這個子女即非猶太。但若父親不是猶太而妻子是猶太人,則子女也算猶太人。

  馬克思的父系有猶太血緣,但他的父親亨利·馬克思已經改宗信仰基督教,幼年馬克思接受了基督教洗禮,所以馬克思不是猶太人。

  相反,馬克思與莎士比亞一樣,蔑視和憎恨唯利是圖的金融猶太人。

  1856 年,馬克思在《紐約論壇報》的《俄國貸款》一文中寫道:“我們知道,每個暴君背后都有一個猶太人,就像每個教皇背后都有一名耶穌會成員一樣。耶穌會的軍隊扼殺了所有自由思想,于是,這被壓抑的世界的欲望有機可乘了,若不是因為那些偷竊全人類財產的猶太人,資本家們也無需挑起戰爭。怪不得1856年前,耶穌要把放高利貸者逐出耶路撒冷圣堂。他們就像暴君和暴政背后的當代高利貸者,他們的主體就是猶太人。”

  馬克思在這里說的猶太人,就是作為虛擬經濟代表的放貸人、高利貸猶太資本家。

  馬克思早年寫過一篇專門批判猶太人的論文《論猶太人問題》。此文寫于1843年秋,發表于1844年2月《德法年鑒》,編入中文版《馬克思恩格斯全集》 第1卷。

  這個文章是馬克思同青年黑格爾派的著名代表人物鮑威爾就猶太人的解放問題公開論戰的著作。在此之前,鮑威爾發表《猶太人問題》和《現代猶太人和基督徒 獲得自由的能力》兩書,把猶太人的解放這一社會政治問題歸結為純粹的宗教問題,認為一切人都應該擺脫宗教信仰,括猶太人只有放棄猶太教信仰才能獲得解放。

  馬克思認為信仰從屬于經濟基礎,猶太人的信仰就是拜金主義和唯利是圖。這是由猶太人生活的世俗性——經商和放貸決定的。因此,只有消滅了這種世俗桎梏,才能克服宗教性。神學問題的解決有待現實問題的解決,要改變神學必須改變它的世俗基礎——對社會制度進行改造。以下是該文的摘要:

  “我們不是到猶太人的宗教里去尋找猶太人的秘密,而是到現實的猶太人里去尋找他的宗教的秘密。”

  “猶太教的世俗基礎是什么呢?實際需要,自私自利。猶太人的世俗禮拜是什么呢?經商牟利。他們的世俗的神是什么呢?金錢。”

  “金錢是以色列人的妒忌之神;在他面前,一切神都要退位。金錢貶低了人所崇奉的一切 神,并把一切神都變成商品。金錢是一切事物的普遍的、獨立自在的價值。因此它剝奪了整個世界——人的世界和自然界 ——固有的價值。金錢是人的勞動和人的存在的同人相異化的本質;這種異己的本質統治了人,而人則向它頂禮膜拜。”

  “市民社會從自己的內部不斷產生猶太人。”

  “ 實際需要、利己主義是市民社會的原則;只要市民社會完全從自身產生出政治國家,這個原則就赤裸裸地顯現出來。實際需要和自私自利的神就是金錢。”

  馬克思認為,猶太人并非是一個具有特別的種族和文化特征的民族集團,而是一切以追求利潤和金錢作為最高行為準則的人群的共同名稱。猶太人就是資本家。猶太世俗文化就是成為資本主義精神。

  馬克思對于政府集權與資本集權的差異已經有明確認識,指出了兩者在社會壟斷上的競爭關系,并根據當時的社會狀況認定猶太金融資本已經具有操縱歐洲各民族國家政府的實力,使得全世界的政治都成為金錢的奴隸。因此,馬克思說:猶太人的拜金主義就是資本主義的猶太精神——

  “ 猶太人的解放,就其終極意義來說,就是人類從猶太精神中解放出來。”

  “如果有一種社會組織消除了經商牟利的前提,從而消除經商牟利的可能性,那么這種社 會組織也就會使猶太人不可能存在。”

  “社會一旦消除了猶太精神的經驗本質,即經商牟利及其前提,猶太人就不可能存在,因 為他的意識將不再有對象,因為猶太精神的主觀基礎即實際需要將會人化,因為人的個體感性存在和類存在的矛盾將被消除。”

  “猶太人的社會解放就是社會從猶太精神中解放出來。”

  簡略言之,馬克思認為,所謂市場經濟的代表就是猶太精神。

二、猶太金融家是近代資本主義的真正起源

  高利貸猶太人在歐洲歷史上有一個特殊名稱——Court Jew,即宮廷猶太人。這個詞語來自于德語 Hofjude,是歐洲中世紀時期的猶太銀行家。這是一些猶太商人,通過將錢或實物租借給歐洲各級皇室貴族并收取利息,以此換取政治特權和地位,從而成為猶太人中的特權階級,故被稱作宮廷猶太人。

  放高利貸牟利即從事信貸活動是猶太人的傳統經濟生存方式。《圣經》及《古蘭經》中都明文規定禁止信徒從放貸中賺取同胞的利息,天主教會也嚴厲禁止基督徒的放貸活動。但猶太教則允許猶太商人放高利貸,這使得猶太人成了歐洲唯一可以從事銀行信貸活動的族群。

  宮廷猶太人作為國王及貴族的資助者、供應商和信貸提供者,通過向封建政權放貸,從中收取利息,成為歐洲封建統治者在經濟領域的重要助手。他們為國王和貴族提供信貸及流動資金的回報,由此他們獲得了鑄造貨幣和收繳稅款的權利。因為他們為王室和貴族提供金融服務,宮廷猶太人被授予一些特殊的待遇,例如可以居住在城市中專屬的猶太社區之外,不必佩戴辨識猶太人身份的徽章,不受猶太拉比的管轄等,甚至還可以用金錢換取貴族爵位,擔任政府公職。

  宮廷猶太人的秘密聯盟就是共濟會。由于宗教問題,猶太人在歐洲社會地位低下,共濟會是他們堅持特殊信仰的秘密組織形式,也是他們在經濟、政治上互相支援和結盟的形式。宮廷猶太人的地位存在風險,特別是當庇護他們的王公貴族死去時將失去被保護的地位,甚至會被放逐或處死。

  宮廷猶太人在中世紀歐洲的封建政權內扮演著重要角色,幾乎所有歐洲宮廷都有若干宮廷猶太人為其服務。

  而放貸的結果之一是統治者若無錢還債,可以將所轄土地的稅收權包給宮廷猶太人,任其自行搜刮。這種方式,與現在美聯儲在美國的存在模式完全一致。美聯儲發行美元借給聯邦政府,美國政府以美國的征稅權作為抵押,所以美國國稅局表面是政府部門,實際是共濟會的私營機構。

  只有了解宮廷猶太人,才能真正理解西方的資本主義制度。宮廷猶太人的經營模式是西方資本主義的真正源頭,歐洲的資本主義最早就是以金融資本的形式出現的,而非經歷了從商業資本、工業資本到金融資本的循序演化。

  近代資本主義的原始積累,并非通過工商業而是通過金融業,是通過放貸收取利息以及控制貨幣發行完成的。地理大發現時期的商業資本和工業革命時期的工業資本都是在金融資本的投資下發展起來的,所以工業和商業絕非資本主義的本質,金融才是資本主義的本質!金融資本從開始就高高地居于資本市場制度食物鏈的最上層,操縱控制一切社會資源。

  所以資本主義并非像馬克斯·韋伯所說是日耳曼人或新教基督徒依靠勤儉的新教精神而發明的。資本主義市場制度的創造者就是猶太銀行家。歐洲的日耳曼基督徒——條頓騎士團通過與圣殿騎士團和共濟會的結盟,加入了這一體系。在歷史上,無論日耳曼貴族還是平民階層對猶太資本和市場的反抗最終都失敗了,于是只有將資本主義認定為自身文化的產物從而自我催眠。但是在資本主義體系中,日耳曼人所掌握的只是工商業和服務業等低級資本,只有猶太資本家始終壟斷著居于體系頂端的金融資本。

  猶太銀行家定期制造經濟危機和金融危機。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的根源,始終是金融資本流動性的周期性短缺。這種短缺,是從屬于金融資本的需要對經濟結構的重新洗牌。這種危機并非如經濟學所說是由于市場的自我調節而自然產生,而是金融家人為操縱貨幣流動性及其金融壟斷性所導致的必然結果。操縱貨幣以制造經濟危機,是歐洲金融資本自中世紀晚期就已熟知的手法,有史以來發生的一切經濟危機,無一次不是源于金融資本家的人為操縱。

  猶太人韋伯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一書,將資本主義的產生唯心地歸因于日耳曼民族精神和新教倫理,這實際是有意識地誤導。這種意識形態刻意掩蓋了在歐洲演化千年之久源自宮廷猶太人的金融資本對推動資本主義制度產生的決定性作用。

  歐洲資本的原始積累是在猶太金融家手中完成的。只有控制了國家財政和社會貨幣的金融大資本才有發起文藝復興、大航海運動和進行產業革命、科技革命的經濟實力。而中國古代則不同,雖然很早中國就有完備的市場經濟,有發達的商業、礦業和手工業制造體系,但是自秦漢以來到清末,國家一直牢牢掌控鑄幣權、貨幣發行權。因此中國社會中沒有猶太人那種金融資本家。這是中國民間難以發展出資本主義制度的真正的原因。

  對比歐洲,早在11——16世紀的意大利半島上,威尼斯、佛羅倫薩、熱那亞、米蘭已經成為歐洲的金融貨幣中心。一些歐洲城市,通過控制黃金和貨幣發行權,積累起與歐洲大陸所有國家相抗衡的金融實力。猶太金融家創造了資本主義的市場體系。

  歐洲 宮廷猶太銀行家中發展最典型的,就是當今世界的首富家族、起家于法蘭克福的德系猶太人(Ashkenazi)富豪——羅斯柴爾德家族。羅斯柴爾德家族(又稱洛希爾家族)是一個發源于法蘭克福的猶太金融世家。羅斯柴爾德家族究竟擁有多少財富?這至今仍然是一個世界之謎。羅氏嫡脈的家族產業從不上市。但是據1850年時有人的估計,羅斯柴爾德家族當時已經積累了相當于60億美元的財富。如果以6%的回報率計算,在150多年后的今天,他們家族的資產至少超過了50萬億美元。以資產市值估價500億美元而號稱當今首富的比爾·蓋茨,與之相比不過是小巫見大巫而已。

  羅氏家族有一句著名的箴言:“只要能控制一個國家的貨幣發行,就不在乎誰制定法律。”宮廷猶太人以稅收為抵押、放貸給政府及控制貨幣發行的經營模式,早在羅馬帝國時代即已經形成。中世紀在意大利、法國和德意志、西班牙和英國地區都曾經存在。到今天已經發展成完備的政治經濟制度,即:政府通過向私有銀行借貸以維持其國家財政運作,而將所收國家稅款全部用作償還貸款的利息。貨幣發行權則由私有銀行控制。

  這樣一來國際金融資本如同水蛭一樣吸附在各國經濟體上,不但掌控了各國財政大權,使政府無獨立的財政能力,也合法并吞了政府稅收,將其變為源源不絕的利息收入。

  在美國,不僅美聯儲是私有股份制度的中央銀行,作為配套的美國國稅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IRS) 也是一個私有的商業金融機構。研究指出,IRS是一個注冊于波多黎各的離岸公司(參看:http://www.supremelaw.org/sls/31answers.htm)。其幕后股東無從知曉。美國國稅局,不是美國政府下轄的文官部門。它的性質如同其名字中所顯示的——是國家收入服務機構,它雖掛在美國財政部之下,本身卻不是一個政府機構,而是一個受雇于聯邦政府的私人公司。它的主要職能是收取美國公民的個人所得稅,然后直接轉移到幕后的股東和老板手中。

  美國在建立之初并沒有征收個人所得稅的制度。直至80年后的南北戰爭時期才開始征稅,之后屢興屢廢。1913年美聯儲建立后,IRS開始正式運作收繳個人稅款直到今天。

  曾參選2008美國大選的共和黨候選人羅恩—保羅Ron Paul除了發表廢除美聯儲、恢復金本位等激進言論外,還主張廢除個人所得稅。他揭露IRS所收稅款并不是上繳給美國政府,而是直接付給美聯儲用以償還國債。這呼應了很多美國人認為個人所得稅違背憲法的觀點,也是喚起占領華爾街運動的原因之一。

  [以下為歐洲歷史上一些重要的宮廷猶太人:

  Veitel Heine Ephraim,通過鑄造發行不足額的貨幣資助了腓特烈二世的七年戰爭,引發了通貨膨脹。

  Daniel Itzig,服務于腓特烈二世,通過通婚建立了19世紀初最有權勢的猶太家族。

  Liepmann Meyer Wulff,服務于腓特烈二世,是19世紀初普魯士王國最富有的人。

  Abraham Oppenheim,通過將Sal. Oppenheim銀行家族介紹給普魯士王室,使其獲得了用于一戰的戰爭貸款。

  Gerson Bleichr?der,是普魯士皇帝和俾斯麥與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聯系人。

  Feivel David,為黑森伯爵組織了黑森傭兵出租給英國皇室用以鎮壓美國獨立運動。

  Mayer Amschel Rothschild,負責保管黑森伯爵的財產,以此為基礎建立起歐洲第一個金融王朝。

  Joseph Sü? Oppenheimer,服務于符騰堡伯爵,因助紂為虐在伯爵死后立刻被捕處死,尸體被放入鐵籠示眾六年。因19世紀根據其事跡創作的小說和納粹時期依此改編的反猶電影而聞名于世。

  Jacob Bassevi,通過鑄造發行不足額的貨幣資助神圣羅馬帝國將軍華倫斯坦在30年戰爭中的軍事行動,造成了通貨膨脹和大饑荒,因其卓越貢獻而獲升貴族。

  Samuel Oppenheimer,服務于神圣羅馬帝國皇室,為利奧波德一世提供了與奧托曼帝國戰爭及其他戰爭的貸款。

  Aaron of Lincoln,服務于英王亨利二世,12世紀英國最富有的人。

  Paul Julius Reuter,服務于英國維多利亞女皇,壟斷了伊朗經濟多個行業,引發伊朗的煙草運動,當時的波斯國王Nser ad-Dn Schah向其取得高利息貸款用以鎮壓叛亂,從此控制波斯財政。

  David de Pury,服務于葡萄牙王室,特別從事于奴隸貿易和種植園經濟。

  Peter Shafirov,俄國外交部副部長,彼得大帝的重要助手。

  Issachar Berend Lehmann,資助波蘭國王奧古斯塔特二世登上王位。]

三、《馬恩全集》中關于共濟會的論述

  馬克思熟悉共濟會手語

  這個手語的意思是:忠誠與信念高于一切

  馬克思恩格斯是否共濟會員?

  馬克思、恩格斯早年曾經參加正義者同盟,這個組織與共濟會有關,盟員主要是手工業者。目前沒有直接證據證明馬克思曾經參加共濟會。但是在西方的共濟會網站的共濟會員名單和維基百科英文版的共濟會名單中有馬克思的名字。但是,從正式出版的《馬恩全集》中文版中,馬克思、恩格斯多次論及共濟會。馬克思曾經指出普魯士國王是普魯士共濟會的最高首領。馬克思和恩格斯對于國際共濟會甚為了解。

  據肖鋒博士檢索和統計,在《馬恩全集》中出現“共濟會”關鍵詞的頻數共有21次,散落于16篇文獻之間,其中包括:馬克思著作10篇,恩格斯著作4篇,馬恩合著著作2篇。這表明馬、恩對共濟會問題一直保持著密切的關注。馬克思共濟會看做資產階級的同盟會,采取批判態度。但是也有合作的表述,例如在巴黎公社中就有許多共濟會員加入。

  在《黑格爾法哲學批判》中,馬克思認為法學的“‘考試’無非是共濟會的那一套,無非是從法律上確認政治知識是一種特權而已”。是一種“邏輯的、泛神論的神秘主義”,而這正是共濟會所倡導的信仰形式。

  馬克思致恩格斯(1852年4月30日)信中有這樣一段話:“盧格在他的信中攻擊金克爾是普魯士親王的代理人和共濟會會員”。“無法避免他們對黨的滲透和侵蝕”,包括共濟會的“有意安排”。

  馬克思認為,第一國際組織(國際工人協會)背后也有共濟會之手。馬克思在《社會主義民主同盟和國際工人協會,根據國際海牙代表大會決定公布的報告和文件》中,有兩處談到了“共濟會”,馬克思明確地指出:“在國際的日內瓦支部后面隱藏著秘密同盟的中央局;在那不勒斯、巴塞羅納、里昂和汝拉等地的國際支部后面,隱藏著同盟的秘密支部。這是個共濟會組織,國際的普通會員及其領導中心甚至沒有懷疑過會存在這樣一個組織”。

  馬克思注意到,俄羅斯巴枯寧的無政府主義團體實際也與共濟會組織有關。

  馬克思注意到1871年的巴黎公社運動后面也有共濟會的插手。馬克思在《法蘭西內戰》的兩份手稿中,馬克思指出:“法國共濟會下屬的一些分會和個人參與到了法國巴黎公社的運動中來。”“還有共和同盟、各共濟會分會也派出代表,舉行示威游行。”據歷史資料,法蘭西共濟會的大東方會所分部“哲學的蜂巢”,是法國共濟會的一大分派,他們的一些會員曾經和公社戰士一同活動過。

  根據《卡·馬克思同“世界報”記者談話的記錄》,馬克思承認“在公社各機關里有許多(國際工人協會)協會會員。”但是也還有很多共濟會會員。馬克思針對當時的羅馬教皇認為巴黎暴動是工人國際搞的陰謀,指出:那也就有同樣理由認為這也是共濟會搞的陰謀了,因為共濟會會員以個人身分參加公社活動的決不在少數。馬克思指出:“真的,如果教皇宣布整個起義都是由共濟會會員發動的,我也不會覺得奇怪。”

  在馬克思致恩格斯(1870年4月28日)的信中,馬克思說、談到巴黎工人領袖弗路朗斯說:“昨天晚上,共濟會法國分會,‘法國人支部’等設宴請他和提巴爾迪。路·勃朗、塔朗迪埃等人也想參加宴會。”

  在馬克思為一家報刊撰寫的《新聞數則》(1848年11月28日)中,有這樣一段關于普魯士共濟會的敘述:“今天我們認為有必要報道一個更為確鑿的事實。共濟會柏林‘三君主’總分會——大家知道,普魯士親王是普魯士共濟會的最高首腦,就像弗里德里希—威廉四世是普魯士教會的最高首腦一樣——宣布停止共濟會科倫‘密納發’分會的活動。為什么?因為這個分會吸收了猶太人入會。特此通知猶太人!”

  馬克思在此明確指出:“普魯士親王是普魯士共濟會的最高首腦”。

  馬克思還曾經指出,共濟會堂向來是宣揚“自由、和平和友愛”的“圣地”,而曼徹斯特學派所主張的“貿易和平論”也正與這種理念“不謀而合”,其只不過是充當共濟會指使下的走卒角色。通過自由貿易的方式,英國可以將更多的國家和民族納入到其殖民體系中來,從世界范圍內剝削各國工人更多的剩余價值,以圖謀歐洲和世界的霸權。

  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三卷中指出:“我們在這里得到一個像數學一樣精確的證據:為什么資本家在他們的競爭中表現出彼此都是假兄弟,但面對著整個工人階級卻能夠結成真正的共濟會(兄弟們的)團體。”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一書德文第四版序言》中也提到共濟會員之間互相“兄弟”相稱的關系,指出——如果“因為人們把天主教的教士和修道院女子院長稱為父親和母親,而修士和修女,包括(甚至)共濟會會員和英國同業分會會員在莊嚴的集會上,彼此都用兄弟和姊妹相稱,就硬說父母、兄弟、姊妹等稱呼是根本毫無意義的稱呼”——那是十分荒謬的。

  馬克思恩格斯從政治經濟學角度指出正是由于國際資產階級之間建立聯盟的經濟基礎;決定了共濟會內部資產階級兄弟聯盟的存在。

  針對共濟會的密語:四海之內皆兄弟,馬克思提出共產主義同盟的口號: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發表于2013年3月博客)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