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工友之家

張明濤:新聲音、新戰場、新征程 ——致新工人樂團的新專輯《從頭越》

2019-12-16 15:19:13  來源:熱風學術  作者:張明濤
點擊:    評論: (查看)

  2019年9月,新工人樂團(前身為新工人藝術團、打工青年藝術團)的新專輯《從頭越》正式出版發行。“從頭越”的專輯名稱正式宣告樂團已經步入一個新的階段。從打工青年藝術團到新工人藝術團,再到今天的新工人樂團,倏忽間已經過去了近二十年。

  新工人樂團在今天的中國、乃至世界范圍內都是一種特殊的存在。他們不僅是一支樂團,也是一支戰斗隊。從成立之初到現在,他們就一直為“新工人”這個龐大的群體歌唱。

  2017年的中國搖滾迷笛獎——評委會特別獎被授予新工人樂團。[ 迷笛這個品牌對于熟悉的人來說無需贅述,對于不了解的人來說三言兩語似乎也解釋不清。簡單說,迷笛音樂節是中國音樂節的開山鼻祖,是中國搖滾史上的傳奇。]不知迷笛音樂獎的評委會出于什么樣的考慮,將這個年終大獎頒給新工人樂團。但在我看來,新工人樂團獲得這個獎是實至名歸。能如此頒發這個獎,也讓我對迷笛音樂獎刮目相看。

  從表面看,新工人樂團并不“搖滾”。他們的外表樸實無華,沒有搖滾樂隊&歌手的搖滾打扮,更沒有樂手之間矛盾重重分分合合的離奇故事。不過新工人樂團的經歷和精神內核卻非常搖滾。新工人樂團成立的目的不是為了出名,不是為了賺錢,他們唯一的目的是為了實現勞動價值,讓普天下的勞動者獲得應有的尊嚴。他們走進工廠,走入農村,走進校園,走進社區,走入工地,走遍千山萬水……有勞動者的地方就可能有他們的身影。他們的音樂不諂媚權貴,不迎合精英,只為最普通的人民表達真實樸素的思想和情感。他們是在和這個不公平、不正義、不合理的主流價值觀戰斗。

  2018年新工人樂團在全國巡演的途中開了“遵義會議”,確定了新的陣容和新的發展方向。這張《從頭越》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醞釀產生的。

張明濤:新聲音、新戰場、新征程 ——致新工人樂團的新專輯《從頭越》-激流網

  如果你聽過樂團早些年的作品,會發現這張專輯和之前的作品有明顯的不同,這種變化首先來自音樂編曲和技術方面。樂團新陣容吸收了有樂隊工程師之稱的貝斯手姜杰和才華出眾的主音吉他手小帥(此前新工人樂團甚至沒有主音吉他),他們的加入極大的增加了音樂的豐富性和飽滿度。

  專輯里的一首新版老歌——《想起那一年》與早年的版本有著較大的不同。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新版本是在樂團現場,貝斯響起的時候,那種顆粒感的效果讓我瞬間想起了Limp Bizkit的《Take a Look Around》。當然這只是專輯里一個細節,諸如這樣的處理隨處可見。

  早年新工人樂團把音樂作為一種社會工作方法開展社會工作。大家對音樂的技術和技巧并不看重,甚至不把自己定義為樂隊或樂團。因為樂團除了創作、演出,還經營著服務工友的公益機構、打工子弟學校、打工文化藝術博物館、同心互惠商店、同心農園、工人大學、社區工會等社會事業。樂團的成員是樂手、歌手,但首先是一名社會工作者。鼓手姜國良曾戲言自己是“很少打鼓的鼓手”。即使如此,新工人樂團也網羅了一眾粉絲,在社會工作和公益領域,新工人樂團聲名遠播。

  與此同時,樂團也意識到在這個領域之外,在更為廣泛的社會公眾領域中,樂團的影響力十分有限。樂團開始反思,如果還是繼續走老路,樂團的功能和作用就會局限。作為“遵義會議”的成果之一,大家對提升樂團音樂性和表現力達成了共識。樂團要讓更多社會公眾認識和接受,首先要以音樂吸引人、感染人,之后大家才會關心樂團唱了什么,為什么這么唱,以及樂團背后的故事和樂團的思想理念、價值觀。

  另外,新專輯的作品開始擴展關注面,這可能是樂團有意而為之的結果,也可能是樂團成員增加帶來的客觀結果。樂團新陣容的另一位成員路亮——一位國有企業的礦工,也是一位創作型歌手,他的歌曲創作源泉全部都是來自于自己的親身經歷。路亮的加入使得樂團所定義的勞動者形象更加豐富,不僅有新工人,也有傳統國有企業的工人。

  如果細聽這首《礦工兄弟》,就能知道寫出這樣的歌詞如果沒有親身經歷,沒有對這個職業深切的體會,絕對不可能寫出這樣的歌。對于很多人來說,礦工這個職業過于陌生,除了偶爾在某些攝影作品或電視上露出黑黑的臉,礦工們似乎永遠生活在人們的視野之外。我相信很多人可能都和我一樣,如果說到礦工這個職業,基本都是靠想象來推測他們的生活、工作、情感和思想。

  2018年新工人的全國巡演曾計劃在地下幾百米的礦井為礦工演出。這樣的演出在音樂史上還從來沒有過,不知道安全是否能夠保證。有人開玩笑說,可能下去就上不來了。孫恒說,“如果能在這里為礦工兄弟們演出,上不來就上不來!”我當時被這種玩兒命的精神深深觸動了。最終,盡管主辦方考慮安全還是取消了這場地下演出,但我感受到了樂團對礦工的那種赤誠的敬意。2019年的全國巡演終于到了路亮的老家,據說他的前同事們非常喜歡這首歌。

  同時,在創作思路上,樂團也開始重視尋找勞動者、新工人與更多普通人的共性,而不只是看重勞動者或工友的個性,試圖尋找勞動者與更多公眾的共鳴點。

  過去,樂團的創作是目的明確——表達和反映勞動者、特別是底層勞動者的生產和生活以及這個過程中的喜怒哀樂和思想感情。這樣做的好處是直接、有力,受眾對象非常喜歡,但不足之處也很明顯,受眾對象之外的人聽了往往無感。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孫恒的一首歌《團結一心討工錢》。我聽過新工人樂團所有的歌曲,但這首歌以其特有的古怪讓我聽而卻步。我也一直懷疑,這首歌有沒有人喜歡聽?直到2011年我在成都毛主席視察紅光社紀念館的工地旁邊現場聽孫恒唱這首歌。現場那些原本比較靦腆羞澀的工友開始露出了笑臉,他們聽得專注而投入,和孫恒一起進入到歌曲里講述的故事。等孫恒唱完,工友們齊聲高喊,“再唱一遍,再唱一遍……”

  樂團在以往的創作和演出中只關心工友們的反應,而不介意其他人如何看待他們的作品。但如今,樂團的創作理念開始轉變,工友的反應重要,其他人的反應也重要。那些被歧視的勞動者需要被尊重,那些歧視勞動者的人也應該學會尊重。這樣的定位無疑給樂團提出了新的挑戰。

  《西藏南路》《這個冬天》《距離》《報春暉》《我從未將自己找到》等幾首歌已經不再執著于是否明確地表達了勞動者的心聲,而是嘗試將個體的感受與這個社會和時代帶給人們的普遍經歷和情感建立聯結。更多的聽者聽到的可能不是別人的故事,而可能是自己某個時候的經歷,這個聽者自然也包括新工人樂團心心念念的勞動者群體。這種轉變至關重要,這是樂團開始走近更多人的開始。

  作為樂團的“勵志歌手”——許多在近幾年的創作中形成了獨特的風格,從《生活就是一場戰斗》開始,許多寫了多首為戰友和同志們加油鼓勁的歌。你在網易云音樂的專輯評論里經常能看到在許多的歌曲下邊,有很多備受鼓舞的年輕人跟著許多的歌曲吶喊。《冬天里的游擊隊員》是這張專輯的第一首歌,是一首節奏明快,鏗鏘有力,高亢激昂的戰歌。《新十月》曲調低沉,但主題一樣的積極向上。特別是帶有某種隱喻性質的歌詞,回望歷史,暢想未來,讓人在悠遠的歷史中重新匯聚能量,勇敢向前。

  不要小看這兩首幾分鐘的歌。在被資本主導的全世界,大多數人過著異化的生活而不自知,那些資本世界的漏網之魚正是不甘淪為工具的人們,他們也許人微言輕,但仍然在拼搏奮斗,他們需要屬于他們自己的戰歌。

  音樂原本產生于人們的生活之中,產生于人們的生產之中,反映著人們的生活生產和思想感情,起著真實記錄歷史、促進人與人的團結、振奮和鼓舞人心、激勵人們前進的作用。但是現在,多數音樂脫離了實際,喪失了思想性,只有娛樂的功能,對人們的作用只剩下刺激、誘惑和麻醉。最終只能作為一種商品被制造販賣和出售。在這種情況下,連音樂人本身也是沒有尊嚴的。所謂的“大牌”可能也是資本用名利置換了他們更為可貴的青春、才華和理想的犧牲品。

  在這個意義上,新工人樂團很紅色,很主旋律。他們是真正的社會主義文藝,而且踐行了最深刻的社會主義文藝觀——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但這種真正的主旋律似乎還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

  判斷人或事件的價值和意義不應該靠別人的說法,而是依靠自己的眼光;人們通常對那些已經逝去或是過往的偉大人物和偉大事件充滿崇敬與向往,卻對正在發生的歷史視而不見。新工人樂團的音樂、實踐和理想值得人們去思考,如果你之前錯過了他們,就讓我們從《從頭越》開始吧!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 紫幻河南麻将出牌技巧 平特一尾公式论坛 开发手机炒股app 星悦广东麻将苹果版 捕鱼王2送免费体验金 南宁麻将十三幺怎么算 天天捕鸟官方最新版本 手机玩麻将哪个最好 手机打鱼游戏破解教程 四川血战到底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