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老田:從人性論看國家和社會管理領域的“封建復辟”

2019-11-20 15:22:44  來源: 烏有之鄉   作者:老田
點擊:    評論: (查看)

  在社會科學研究中間,所謂的“人性論”,被視為“本質論”的一種,學界公認為一種反學術反科學的構建。所謂人性論,從方法上是假設人類存在著一種不變的本質,很多社會現象或者人們行為選擇,將依據這個不變的本質得到解釋,這是毫無事實依據且解釋不了任何事情的,普遍視為一種前現代的構建——人們尚未掌握社會科學和經驗研究方法之前的過時想象力。

  現代社會科學的興起,與工廠和國家政權對社會干預的深度發展緊密相關,依據社會學家米爾斯的看法是充滿著“科層化氣質”。說白了,這種社會科學及其知識主要是服務于官民互動需要,舉凡政治、法律諸領域研究的興盛無不如此,且主要是依據上級控制、激勵或者規范下級行為的需要而經驗地發展起來的。按照沃勒斯坦的看法,這些新興的社會科學主要是在英法德意美五個國家的大學中間發展起來的。

  新的社會科學研究中間,較為注重經驗性的觀察材料,以及人們行為選擇的理性或者非理性特征,強調微觀或者中觀的“機制研究”——從經驗材料出發研究各種現象或者選擇之間的相關關系或者因果關系,否認自然科學那樣的規律性或者絕對真理。機制研究對于經驗材料的注重,在一定程度上排除了精英獨自壟斷權力的極端主張,最低限度是要接受被管理者的反應,去“科學地調整”各種統治手段與方案,是一種較為含蓄的“因民情而治理”的主張。

  而所謂的人性論,實際上不過是一種絕對真理論的殘余和落后構建,這個真理不過是寄生于人性名目之下的不變人本質。說白了,所謂的人性論即便是在意識形態宣傳領域,也是一種不嚴謹的構建,稍微要點臉面的都不屑于亂說,人民日報放肆地選定過“大鍋飯養懶漢”的惡毒宣傳口徑,也還沒有不要臉到說人性如何如何,“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也只有小崗村下三濫才會公開說。

  說白了,有且只有那種沒有絲毫研究能力的蠢豬,才死抱住人性論不放,這個說明不了任何問題,當然除了自嗨之外,也說服不了人。

  在統治術方面,各種基于人性論或者各種真理性、規律性的瞎說,是逆著歷史潮流向“家長制”倒退和回歸,充滿著“科層化氣質”的社會科學遠非民主治理,但追求基于被管理者體驗和反應的經驗性改進要求。而甩開機制設計的社會科學回歸不變的人性論,實際上意味著權力任性和獨家壟斷的開始,連“因民情而治理”也直接無視了,顯然,這是連追求當好統治階級管理業務代理人的潛在追求都拋棄了。

  在歷史的最近階段,最新流行的人性自私說,是鄧時代為權力掌控勞動者命運需要而構造的臆說,這種臆說連人民日報都不好意思公開說,而是一些鐵桿擁鄧的官二代們的構建,目的是為毛后時代權力惡性膨脹辯護——說這個雖然不好但可以透過權力壟斷強迫提高努力水平和效益。意思是說,要是沒有當權派對于勞動者的有效轄制,就不能夠逼迫勞動者多干活,據說因此就不能夠提高企業效益、不能夠發展生產力和提高綜合國力乃至于人民生活水平。就這樣,人性自私這個被反復證偽的謬說,再一次成為政治轉折所急需。

  雖然人民日報不好意思這么去論證,但一些自覺的意識形態二傳手就此行動起來,開展說教以彌補官宣之不足。當然,有些動作慢的鄧擁躉們,在政治需要的時候沒有跟上也沒有發揮作用,現在老了卻不甘心“過時”,開始在他們完全無知的領域,進行反事實反學術的構建,似乎非此就無法彌補人生缺憾。

  很遺憾的是,在權力強化的同時,勞動者的異化體驗卻在上升,不僅未能迫使他們多干活提高效益,國企效益反而每況愈下,呈現出一個加速的向下曲線,就事實檢驗而言,以人性自私故需要權力強制性提高,逼迫勞動者多干活的謬說,業已被全盤證偽了。在這樣的證據面前,還有官二代再來構建這樣的人性謬說,純屬臉皮強健。

  精英們基于“人性自私”而設計的改革歲月:權力步步強化,效益節節走低

  秉持人性自私,不管其內心持有何種意愿,但客觀上學術研究或者科學標準,總歸是不會以個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這一次某位官二代在微群中間引發的無謂爭論,從謬說本身是不可能找到甄別對錯標準的——謬誤就是謬誤不可能成為判斷標準,因此,局限于謬誤文本內部是沒有意義的,但可以透過識別“民科”與“腦殘”的一般標準來甄別。

  所謂“民科”就是與“科學共同體”不相交流的“民間科學家”,屬于自外于科學共同體及其共享范式的獨行者。一個科學共同體的形成,是許多人透過許多年月的研究經驗和認識進步積累,逐步形成了框架性的共識——這個稱為范式——整個科學共同體共享事實的甄別標準和基于事實(或者試驗數據)進行推理的方法,因此,在科學共同體內部進行的新實驗和新結論,能夠被其他成員重復或者按照同一個標準檢驗,然后其成果才會得到共同承認。

  而民科則自創事實甄別方法和推理標準,既不反駁同時也不應用科學共同體的范式,民科如果直接批評或者反駁共同體的范式,不管有沒有回應,那會直形成與共同體的對話。民科往往以自行其是為主,此時如果民科對了,那就說明整個科學共同體及其共享的范式都錯了,此時就會發生范式革命——舊的世界觀被推倒,民科應用的范式就會相應地上升為新范式。不過,到目前為止,還從未發生過民科引發范式革命的先例。

  腦殘與民科有類似之處,也不與科學共同體交流,但腦殘更進一步,連邏輯也不要了,直接違犯初中語文課的邏輯要求:需要通過靠譜的材料經過合乎邏輯的推理去支持結論。腦殘的主要特點就是有一個想法,然后去扭曲事實,經過臆想的聯系方法,支持聳人聽聞的結論。腦殘們總是以為,不需要學習前人的知識,不需要認真搜集材料和證據,僅僅憑借靈機一動就能夠創造新知識出來。腦殘的口號是:人的正確思想是靈腦袋靈機一動憑空生產出來的,與現實、知識積累和邏輯要求無關。

  在人類社會與歷史進程中間,腦殘還往往會占據一個時期的宣傳主流,這往往是某個歷史或者政治轉折時期,在政治權力的庇佑之下,各種瞎說都被召喚出來以服務于政治需要。對這樣的經驗缺乏起碼的甄別能力,還過于執著,就會產生對腦殘的信仰,就會蔑視知識進步的一般邏輯要求和規則,就會源源不斷地出現腦殘式創新。因此,在文盲被徹底掃除、科學相對昌明的今日世界,腦殘本身也是某個“政治需要高于一切”特殊時代的滯后產物,換言之,腦殘雖然沒有邏輯基礎,但明顯屬于特殊時期政治扭曲及其后果的慣性產物——是一種過時的扭曲政治毒果。

  腦殘如果已經上升為一種信仰的話,與之辯論就是無效的。數學網友提煉了一個“右派大笨蛋定律”,笨蛋或者腦殘與個體的智商無關,本身是一種政治信仰或者信念的扭曲呈現。

  如果返回到新中國的歷史長河中間去,曾經高喊“老子英雄兒好漢”自居“自來紅”的那群人到底怎么樣了?他們還在乎他們父母輩打下的江山顏色嗎?也不是沒有,但極少,絕大多數跳得高的太子黨,因其權勢和地位,反而成為最反共的沉船派。不是有人曾經宣揚太子黨靠得住,不會“挖祖墳”嗎?但是,比起挖祖墳來,有誰比創辦“博源基金會”的秦曉更積極?原因不在于別的,他們自身的階級地位和結構性利害關系,與共產黨的執政地位率先發生了沖突。任志強及其“潘仁美”同伙,不就是一個這樣的“本質決定現象”的活生生例子嗎?

  難道是因為“自來紅”統統基因突變了,變成了“自來黑”嗎?不是的,還是階級地位的變化,決定了他們的政治取向。

  對精英改開設計的打臉曲線圖:在管理權力逐步強化的同時國企效益步步下滑

  顯然,人性論如果真個成立的話,那么,就可以甩開被管理者或者被統治者自身的意愿,有一個聰明的“總設計師”構建出合理的制度框架來——即便不能夠做到全局合理至少也能夠保證和新框架合理。反過來,如果這樣的瞎說不成立的話,充滿著科層化氣質的社會科學機制研究,依然是治理方案或者制度設計的合理基礎,再聰明的統治階級也不能夠無視被統治階級的體驗和經驗去實施有效治理。以此而論,人性論雖然不足以在生產領域分析效益問題,但還有最后一個政治功能——可以為政治上的家長制復辟提供意識形態辯護。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 管家婆三肖必中一肖 行情分析软件哪款好 快乐双彩app 苏州多乐彩涂料有限公司 怎样炒股 股票行情最快的软件 环岛赛体彩玩法介绍 云南11选5今今天 白城麻将吉祥棋牌下 …? 今天股票下跌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