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孫錫良:老孫微評(回歸事理)

2019-12-03 14:00:58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孫錫良
點擊:    評論: (查看)

1、華為員工李洪元被拘留251天。

  評:從目前透露的信息看,拘留這件事本身是錯誤的,華為肯定也有錯,不需要做太多討論。

  當前,有兩種情緒需要引起重視:A,脫離法律談華為形象是不好的,華為,規模很龐大,管理上不可能不出些問題,出了問題,依法處理比較好,包括雙方進一步訴諸法律都行,不要無限放大;B,把這件事又引向陰謀論更不行,部分網友評論此事喜歡帶節奏,說這事又是媒體炒作打壓華為。如果沒有確鑿證據,我反對這種論調。

  不管華為是否參與非正常執法,借這次機會深入解剖一下自己,對華為自身沒有壞處,真要想走得更遠,再知名的企業,都得記著法律,無論勞動法還是其它法。

  我反復強調一個觀點:不要把華為與國家捆綁,不要把中國的希望寄托在一家企業身上,中國真想強大,需要有創新型企業組合體。

2、周某某:中學發布禁止發型,仿佛回到40年前。

  評:周某某想評論學校發型是可以的,但把發型跟思想聯系起來就有些過了,把這事跟四十年前聯起來就更不搭調了。學校,就是學習的地方,外國的學校好像也是各有各的校規,甚至有較嚴格的校規,中國的學校出點自己的規定就思想落后了?

  為什么老拿你自己看不慣的事跟四十年前掛鉤呢?周某某的情感里滿是對曾經歷史的不滿與諷刺。實際上,你的這種思想本身就是落后的,因為你也是把曾經的局部現象全局化。四十年前,我還在讀小學,剃光頭,留平頭,女孩子留麻花辮,都很自由的,穿喇叭褲的中學生也比比皆是,并不是校長拿著剪刀站在校門口等著你,至少在我們那個地方不是。

  無獨有偶,我在百度網上又看到另一篇文章,講的是華南農業大學某雜交稻院士,講他的雜交稻種子比袁隆平院士的種子播種面積更廣。講著講著,突然話鋒一轉,他說:袁老的種子雖然播種面積只占兩成,但在那個混亂年代,別人都忙著搞斗爭,只有袁老能堅持做雜交稻研究,所以更值得尊敬。

  再怎么有成見,也不能扯蛋呀!雜交水稻研究,只有袁老的團隊在搞?你懂個啥?自六十年代中期到整個七十年代,中央政府一直都非常重視雜交水稻研究,尤其是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廣東等地都在同步研究雜交水稻,中央調集300多名專家到湖南組織攻關,單湖南一省,每年都要派15000名以上農民赴海南種試驗田,這都是有據可查的歷史,如今的文人,怎么就能張開眼睛說瞎話呢?袁老是貢獻很大的科學家,值得尊敬,但把他拿來當箭射擊歷史就很不道德,肯定也不符合袁老的想法。

3、外交部:暫停審批美艦赴港申請,制裁美有關非政府組織。

  評:制裁美有關非政府組織是非常正確的,我曾經在“港六條”中就提出過要對美在港此類組織下手,一直未見下手,希望這次制裁的重心能放在香港,并且利用這個契機,一次性清理干凈。不過,我有些擔心,本次制裁的象征意義大于實際動作。

  暫停審批美艦赴港,“暫停”兩個字有些軟,曾經有過多次“暫停”,最后又都和好如初,對美國幾乎沒產生什么刺激作用,如果中美貿易談判順利一點,我擔心“暫停”兩個字又短命了。

  從更遠一點的國家視角看,中國香港永遠都不應成為美軍的定時消遣樂園,要加油,哪里不可以加?日本不能加嗎?美國的軍事基地就在日本,為嘛跑到香港來加油?說白了,美軍就是來炫耀武力并定期為買辦打氣助威的,是來當武力觀察員的。

  從近一點的外交事件看,中國也是可以提更具體條件的,美國不廢棄《香港民主人權法案》,中國就不審批美軍艦赴港申請,這是必須要做到的,美國一日不取消這個鬼胎,中國就一日不取消“暫停”。能不能做到?

4、中俄兩國領導人共同見證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投產通氣。

  評:這是非常有戰略決斷的一件大事,是一件雙贏的大好事。

  但網上的雜音還是不少,要么猜測氣價高了,要么懷疑未來會被俄羅斯卡住脖子,好像怎么做都是錯的,橫豎不想跟俄國人做生意。

  這行么?有歷史恩怨,就不相往來?美國還往日本扔了原子彈,美日就不交往了嗎?鄰國之間,永遠都有領土問題,就看誰進誰退,難不成永遠不往來?

  我現在發現,手機上的新聞評論跟電腦上門戶網站的評論是不一樣的,手機上好象更大尺度,一遇到中俄話題,基本上都是挑撥離間的評論居多,都想借領土問題挑起仇恨。

  停你幾天供暖,你會拼著命地罵東罵西,互惠互利的事擺著,就別裝了,真要鬧翻了,人家不給氣,你也只能忍著,誰叫你缺呢?

5、持續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建設。

  評:結合前期劉先生的文章,大家應該非常堅定地相信,市場化仍然并將必然成為未來的改革方向,在這樣一個大前提之下,滿足市場化的私權改革和市場自由法治化改革就不可能停歇。部分網站的同志,無論是寫理論文章還是寫時評文章,都不能再脫離現實談理想,至少不要把重心放在理想上面,理想要談,不能空談,腳全部離地了,那就成空想了。

  大家要明白,今年以來,國家對“國際化營商環境”特別地重視。為什么?因為有需要。有人講中國不需要引進外資了,對外投資賺錢就行了。

  你只是從你的視角看問題,別人不一定這么看,如果國家把“資本時代”看成是一個發展階段,那么,資本的流動就一定是雙向的,有流出,就必定有流入。資本的流動,不只是錢的流動,它身上還搭載著科技、文化、服務和價值觀,你拒絕資本流入,實質上也是在拒絕跟發達國家融為一體,人家也不答應。比如說金融國際化,你本來可以不需要美國的錢,但美國人一定要來賺錢,你不讓進來,就違背了由資本主導的WTO規則,怎么辦?除非你能改規則,不能改,就得讓它進來。

  未來的思考點是什么?很簡單,國際化營商環境下,你自己如何更好地適應。

  附言:

  思想陣地建設被高度重視,并開始有所部署。我個人是這樣看的:能把握住一部一校一臺一報一社,陣地就穩了,這就是“五位一體”的思想陣地,是我們黨賴以生存和發展的保障,是國家事業興衰成敗的決定性高地。

  寫于2019年12月2日星期一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