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張文木:美國只尊重打不敗的對手

2019-12-20 12:23:15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張文木
點擊:    評論: (查看)

張文木 | 美國只尊重打不敗的對手

  2014年7月18日,《黨建》雜志社記者張紀特邀我國戰略問題研究專家張文木教授,作客黨建網“黨建評天下”視頻演播室,就中美關系問題所引發的一系列國際問題展開深度探討——

  一個真實的美國:華爾街資本掌控下的國家

  張紀:只有回望歷史,才能看清未來。我們在談到中美關系這個問題之前,是不是應該先來了解一下:美國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國家?

  張文木:在我看來,建國時的美國帶有濃厚的民族色彩,而現在的美國已經不是一個正常的民主和民族國家了。

  1620年,一批從歐洲被排擠出來的清教徒、農民、工匠等乘船來到北美大陸。這里有很多血腥的場面,與印第安人的沖突、對印第安人的屠殺等等。美國的起步相當地殘酷。但是,這一批人有一個建立不同于歐洲大陸的共同理想。因此,建國時,華盛頓就特別強調民族的統一性,建立一個不依附于歐洲的獨立自主的國家,號召未來的美國人民一定要走一條團結統一、獨立自主的發展道路。

  從地理形勢來說,兩洋讓美國隔離于歐洲大陸,使它能較好地保存自身的實力,又能利用歐洲的矛盾發展自己,如路易斯安那州就是拿破侖同英國矛盾的“贈品”。如果沒有這么一大塊土地,很難想象美國的現在會是什么樣。美國就是在利用歐洲的矛盾中逐步走向強盛的。但這樣的地理形勢也讓美國周邊缺少一重保護屏障,這種地緣政治形勢使美國人有一種不安全感。

  美國利用歐洲戰爭、特別是兩次世界大戰,發展、壯大本國的軍火業,這也導致了美國經濟發展的不平衡。軍工資本家開始逐漸控制美國,影響美國的政治格局。而到了尼克松時期,美元直接與石油掛鉤。美國的經濟齒輪又多了個石油財團。軍火財團和石油財團相互配合,反客為主,成了控制美國的力量。美國政府的財稅是靠他們,政府沒有國企、沒有獨立的財源,政府自身就沒有力量。

  今天,石油、軍火、金融三大復合體已經牢牢地掌控美國。這就可以解釋,為什么美國總要用戰爭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為什么美國國內的禁槍法案遲遲無法生效?

  張紀:那么,美國今天的真正主人是誰?這個主人的本質屬性是什么?給今天的美國帶來怎樣的影響?

  張文木:美國今天真正的主人是華爾街國際資本。前一陣奧巴馬不能參加APEC會議,原因就在于華爾街不給他發“工資”了。為什么不給他發“工資”呢?華爾街讓他打敘利亞,奧巴馬不愿意。他剛從伊拉克撤軍,想讓美國休養生息,華爾街就不高興了。因為美元與石油一脫鉤,就成了廢紙。

  美利堅民族有自己的貨幣即美元,卻沒有獨立支撐美元的民族產業,也沒有獨立的國家銀行。其造成的惡果是:美利堅民族因在為美元堅挺而啟動的一場場戰爭中反復透支導致“腎虛”,即便如此,它也只能按華爾街的旨意超負荷干重活,以此從華爾街國際資本那里乞討點財政補貼。

  其實,美國人民已經意識到眼下的美國已不是美利堅民族的,而是國際壟斷資本的牟利工具了。美國人民的抗議聲浪日益向華爾街國際資本集中。2011年,美國人發動的是“占領華爾街”,而不是“占領白宮”。而這一點,毛澤東在1965年時就對斯諾講過了,“美國人民需要再解放,這是他們自己的事。不是從英國的統治下解放,而是從壟斷資本的統治下解放出來。”

  國際壟斷資本是沒有國籍的,所以,你看今天的美國是什么?美國實際上已經是一個半殖民地國家。一個政府沒有自己獨立的實體經濟、金融系統和稅收來源支撐,自然也就沒有了獨立自主的內政和外交能力。

  美國外交戰略的本質:為國際壟斷資本牟利

  張紀:美國從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逐漸退化到半殖民地的現狀,今天的美國已經喪失獨立的外交能力?

  張文木:從華盛頓建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美利堅民族屬于被歐洲壓迫的民族,美利堅合眾國屬于被歐洲壓迫的國家,因此,這一時期的美國外交政策帶有很強的民族主義,即反歐洲壓迫的色彩。

  以二戰為界限,把美國的對外戰略可分成兩部分:在二戰之前,美國利用鄰國矛盾使自己進入大國行列,“門羅主義”為主,把自己的力量只局限在北美洲或者美洲一帶。這個時期,美國的內政大于外交。

  歐洲在希特勒強權下快要統一時,羅斯福迅速出兵,客觀上中斷了歐洲的統一進程;丘吉爾在戰后又要建立統一的“歐洲合眾國”,就在歐洲“裂口”尚未愈合的當口,馬歇爾又以“馬歇爾計劃”的名義給剛要統一的歐洲撒了一層“云南白藥”,于是歐洲又回到殘胳膊斷腿的破碎狀態。對于美國來說,破碎的歐洲才好操縱,這成為美國半個世紀“統治”歐洲的基礎。美國當時保持歐洲破碎的外交政策,是英國外交政策的繼續,當時叫“均勢外交”,現在叫“離岸平衡”。1941年6月希特勒揮師進攻蘇聯,杜魯門就說:

  【“如果我們看到德國占了上風,就應該援助俄國;如果俄國要贏了,就去幫助德國,這樣才能讓他們拼個夠,盡管我可不希望看到希特勒獲勝!”】

  二戰后,基辛格曾請教杜魯門:哪一項外交政策決定是他最希望受后人承認不忘的?杜魯門毫不猶豫地回答說:

  【“我們徹底擊潰敵人,逼得他們投降,然后又幫他們復蘇,成為民主國家,并且加入國際社會。只有美國會這么做。”】

  昨天的美國這樣對別人,今天的華爾街也是這樣對美國,資本主義就是這樣。

  中美在建立新型大國關系中的選擇

  張紀:今年是中美建交35周年,從兩國關系的發展歷程看,總體趨勢向好,但路上布滿荊棘,在未來的合作中,中國要注意的問題?

  張文木:未來的發展態勢取決于中美雙方的政策。現在來說,如果沿著目前美國的這個政策,以國際壟斷資本利潤為前提,它是不可能真心對中國的。我擔心,它就像掉進水里的人,抓住一個東西就不會松手,所以,想救水里的人是非常難的。

  美國目前的外交政策實際上已經同美利堅民族、美國人民對立了。從這個角度來說,美國把自己干不動的事,強加給一個對世界文明進步有貢獻的國家和人民,其結果可想而知。

  美國戰略東移雖然有所放緩,但并不意味我們可以放松警惕。這只能說明國際資本對中國的攻擊有了難度,但仍在期待著中國國內出現蘇聯末期那種亂象。

  張紀:為什么美國一邊說要好好合作,但在許多問題上又沖突不斷?面對這樣的難題,中國應當如何應對?

  張文木:從這個角度說,我們現在機會最大,同時挑戰也最大。因為我們的對手日益短視,短視到什么程度?不講政治,甚至不擇手段。它使用了各種方法想打倒我們,什么這個“革命”、那個“革命”,從外面攻不進來,就從內部搞精神瓦解。

  所以,我們要意識到團結的重要性。應對這種挑戰,要以長視對短視,以可持續對不可持續,要耐著性子。“資本”永遠選擇勝利者。不被資本打敗,就是資本的“朋友”。美國的“朋友”就是它打不敗的對手;它能打敗的對手,它從來不尊重。資本是這樣,誰頂住,它就不惹誰,它需要的永遠是弱者。

  美國戰略東移,給我們帶來許多新的挑戰,因此,大而無當地談“戰略合作”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從矛盾分析入手,弄清楚在哪可以合作,在哪不可以合作,實事求是,走好自己的路,“好朋友,勤算賬;好鄰居,勤打墻”。

  張紀:今年的一篇高考作文題目是《山羊過獨木橋》,許多中學生都能明白的道理,找到解決的方法,美國卻不明白?

  張文木:美國新世紀外交最大的敗筆是將中國推向俄羅斯,造成中俄靠近,使美國再次陷入自肯尼迪以后兩面作戰的窘境。而歷史上曾陷入兩面作戰的帝國,沒有一個不失敗的。中俄建立高度信任的戰略伙伴關系,這是美國無法戰勝中國的重要原因,也是中美關系進一步改善的前提。

  張紀:去年,中美兩國的貿易額已經超過5200億美元,占到世界總貿易額的1/4,兩國利益比以往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因此,美國應當明確合作、不對抗的選擇,把握這個大方向,不要受外界不良因素的干擾和牽制,做到有禮有力有節,平等相待,尊重彼此主權和領土完整,尊重彼此的選擇,不要把自己的意志或模式強加給對方。用對話解決問題,是進一步推進建設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有效方式。中美合作將是有利于兩國和世界人民的大事,而對抗只能帶來災難。

  張文木:可以這么認為。

  中國外交新范式是對世界和平的巨大貢獻

  張紀:中國是一頭睡醒的雄獅,但卻是一只和平的、文明的雄獅。因為中華五千年積淀下來的優秀傳統文化深深影響著中國的外交理念。

  張文木:對,主要是“和平”的這個理念,理念是一種多元共存的,凝聚了中華五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

  從毛澤東以來,“不稱霸”思想就是我們外交理念的基礎。西方認為,只要一個國家崛起必然稱霸,這就是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但這是西方的邏輯。稱霸必敗,羅馬帝國不在了,大英帝國不在了。為什么帝國都倒了,而我們這個屹立在東方、有著五千年歷史的國家還在?原因在于我們懂得節制。這從漢字“福”的結構搭配中就能看出,拜田一口,不求多也。歷史上的帝國大多不是餓死的,而是撐死的。我們堅信,有飯大家吃,和諧是福氣,幸福的國家一定是知道節制、守一和舍得的國家,這也正是中國不會稱霸的文化理念。

  張紀:中國的大戰略思維,是建立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的基礎上,更是建立在為全人類和平而努力的基礎之上,這是中美建立新型大國關系、也是中國與世界各國建立友好合作關系的最好基礎。

  張文木:是的,中國的外交理念始終是建立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的,從戰略高度和長遠角度看待和處理與世界各國之間的關系,并為構建新型國際關系不懈努力。新形勢下,中國新一屆領導人在中國全方位外交大格局中,探索出中國在全球化時代國際合作的新模式。

  張紀:中國國家領導人出訪所受到的最高規格禮遇,都充分說明了各國對中國外交傳統與新范式的高度認可與贊同。

  張文木:在一些國家想遏制中國發展之時,我們沒有選擇與他們對抗或是戰爭,而是轉向發展更多的伙伴關系,如中非合作論壇、中拉經濟合作,這不僅是為中國人民的安危和利益著想,更是希望為世界人民的幸福生活營造一個祥和的生存空間。中國的外交新范式正是在這一理念的指導下不斷探索、實踐,并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外交模式與戰略思想。中國外交新范式已經為世界人民打開了和平發展的新局面。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