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蕭竹:社會主義大棋局的戰略“急所”和“俗手”——紀念毛主席誕辰126周年

2019-12-24 11:01:03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蕭竹
點擊:    評論: (查看)

  “我們正在下一盤很大很大的棋……”,這可能是不少社會主義國家執大棋局的高層棋手們的經典解評語。但囿于重大的歷史局限,首輪世界社會主義運動這盤本來氣勢磅礴、勝局在握的大棋,卻被下成了想翻盤很難很難的殘局!復盤究因,不外乎是因為大棋手們尚未真正樹立起社會主義的正確大局觀,不諳社會主義大棋局的戰略“急所”,以致連下“俗手”,甚至是讓觀棋者大眾扼腕頓足的昏著臭棋。

  這里所謂的“急所”和“俗手”,用的是圍棋術語。急所,即緊急所在,是指對于攻方和守方都是互關重要的必爭之地。俗手,即庸俗的著法,實際上就是錯著,其特點是,似乎有利于我方,實則更加有利于敵方。

  (一)反思世界社會主義大棋局的戰略“俗手”。

  圍棋的每一著數,都受大局觀的統帥,大局觀錯誤,就會連下敗著。同樣,社會主義國家的每一個治國行為,也都受社會主義大局觀的統帥,大局觀錯了,也會迭出昏著。

  社會主義大局觀的基本問題,就是經濟(社會存在)和政治(社會意識)的關系問題——這也是社會歷史觀的基本問題。

  馬恩列毛的辯證唯物史觀,是唯一正確的歷史觀,其精髓在于:經濟決定政治;政治統帥經濟——用比較艱澀的話來說就是:經濟基礎性決定政治;政治統帥性決定經濟(真理政治發揮正向統帥性決定作用;謬誤政治發揮反向統帥性決定作用)。

  但可惜的是,由于強大的歷史局限,絕大多數社會主義國家自覺不自覺信奉的,卻往往是罩著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光環的機械唯物史觀——其核心觀點就是唯經濟主義、經濟決定論:經濟決定政治(認為經濟和科技是社會發展的唯一決定性因素);經濟統帥政治(如“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綱領”——從表面上看,是以經濟為統帥;從實質上看,是以實用主義政治為統帥)。

  只是,機械唯物史觀與“精英決定歷史發展”的主觀唯心史觀,在社會主義國家往往伴生形成機械、主觀的二元論歷史價值觀。這是一種戰略性錯誤的大局觀,在其誤導下,社會主義國家在治國方略上,往往迭出俗手——

  1、導致的第一個戰略俗手——奉行“階級斗爭熄滅論(包括階級斗爭非主要矛盾論)”政治路線。

  很多社會主義國家往往認為:社會主義社會的主要矛盾是超前的消費需求同落后的生產供給之間的矛盾(如表述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等等)。這是為“階級斗爭熄滅論”和唯經濟主義路線所創設的理論根據。只是,這一理論根據背離了客觀現實——

  社會主義、尤其是初級階段社會主義的最大歷史局限是:處于“以私有觀念為核心的資產階級意識形態場和資產階級法權場”的超強俘獲力之中。

  并且,在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完成之后,雖然作為“經濟剝削的資產階級”被推翻了,但是它還遠未被完全消滅——資產階級的經濟基礎以分散狀態頑強地存在著(包括:廣泛的雇傭勞動小生產;官員的特權謀私貪腐;社會的投機倒把盜騙;廣泛的資產階級法權關系,等等);尤其是“政治思想上的資產階級”(主要表現為資產階級世界觀及其文化政治勢力——未觸犯法律的,當屬人民內部矛盾范疇的階級性矛盾),還異常強大,這是資產階級借尸復辟的強大幽靈。

  上述諸因素,正在政治思想上的資產階級的統帥下勠力協同,從量變到質變地復辟著作為經濟剝削的資產階級。因而,通過無產階級革命奪取了政權的紅色精英集團——雖然在行政權力上是強大的,但在無產階級意識形態的領導權上卻是非常脆弱的——若不能接受思想政治上繼續革命的長期洗禮,就無以抗拒歷史上農民起義領導集團在奪取政權之后就蛻變為新的剝削統治階級的歷史輪回。

  因此,毛主席才深刻地指出:“消滅階級有兩種,一種是作為經濟剝削的階級容易消滅,現在我們可以說已經消滅了;另一種是政治思想上的階級,不容易消滅,還沒有消滅,這是去年整風才發現的。”(《毛澤東在武昌會議上的講話(1958年11月21日)》)

  所以,若堅守良知地去實事求是,則社會主義社會的主要矛盾,就只能是毛主席所揭示的——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

  而“階級斗爭熄滅論”的奉行,則必然會從量變到質變地將無產階級專政轉了政治基因,使之蛻變成紅皮白心的官僚資產階級專政。

  追溯“階級斗爭熄滅論”的淵源,可以說在列寧逝世之后的蘇聯第一代高層領導那里,就開始萌動了,而到了赫魯曉夫時代,已經成了氣候。所以,蘇東劇變,實在是歷史的必然。

  2、導致的第二個戰略俗手——推行唯經濟主義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綱領”。

  這是似乎對社會主義有利、實則對資本主義復辟更加有利的戰略俗手。其核心是以資本主義價值觀管理社會主義,其主要表現為:讓社會主義經濟追求利潤最大化的資本主義生產目的;以“理性經濟人”等私有價值觀管理公有經濟,指導社會改革。結果,使改革由市場取向的承包經營、物質刺激,邏輯地墮變為產權私有化市場化的新自由主義改革。至此,改革完全蛻變成了改制,根本背離了歷史上改革之改良本義——抑制兩極分化,緩解官民矛盾。

  3、導致的第三個戰略俗手——建立市場經濟基礎。

  市場經濟,是雇傭勞動生產方式發展到社會化階段的商品經濟。故它只能以勞動力商品化和資本主義私有制為基礎,否則,就不成其為國家范圍內的市場經濟了。其實,它就是馬克思早已批判過的資本主義經濟。確切地說,市場經濟就是資本主義的經濟形式,而資本主義則是市場經濟的社會制度。二者就像一枚硬幣的兩個側面一樣,不可絕對分割。

  市場經濟的資本主義雇傭勞動生產方式社會化的本性,與社會主義在主體上排除雇傭勞動生產方式的本性,是勢不兩立的兩極對立。這就決定了,市場經濟絕不是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都可以運用的中性經濟手段(市場確實是中性經濟手段,但決不可與市場經濟混為一談!),而是具有鮮明資產階級性的基本社會制度。所以,社會主義絕對不能與市場經濟相結合,否則就是與狼共舞、養虎遺患的自殺行為!

  關于市場經濟和社會主義之間的水火不容關系,是連一些西方顯要都承認的常識。

  例如,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1991年訪華時坦言:“社會主義和市場經濟不可能兼容,社會主義不可能搞市場經濟,要搞市場經濟就必須實行資本主義,實行私有化。”

  又如,天主教教皇方濟各,2015年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講及在其他場合宣傳時控訴:資本主義是萬惡之源,市場經濟是對老百姓的公開謀殺!

  再如,法國總統馬克龍,在2019年的法國年度駐外使節會議上的演講中深刻坦承:我們面臨一場從未有過的市場經濟危機;西方霸權或許已近終結。

  這讓我們想起了主流社會的口頭禪——“實事求是”。只是,對市場經濟和計劃經濟的具有真理良知的“實事求是”卻是:市場經濟,是市場為主計劃為輔、勞動者淪為雇傭工人的私有制商品經濟,是總體盲目性的、尚處于中級階段的商品經濟,它只能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唯一經濟基礎。而現代計劃經濟,則是計劃為主市場為輔、勞動者成為社會主人的公有制商品經濟,是總體自覺性的、高級(最高)階段的商品經濟,它只能是社會主義社會的唯一經濟基礎。

  這里的歷史大邏輯是:中級階段的商品經濟——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必然被高級階段的商品經濟——社會主義計劃(商品)經濟所代替,進而又必然被共產主義的計劃(產品)經濟所代替。

  而那種認為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必須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怪異的“社會主義的資本主義”)的理論路線,可以說,既有新生社會主義強大歷史局限下的理論幼稚和政治幼稚【英國和尼德蘭,可以在蒸汽機生產力出世前一個半世紀左右的十分落后的工場手工業生產力階段,就率先建立了資本主義國家,且無需進行什么“封建主義補課”;那為什么,蘇聯和中國等已經或正在進入電機內燃機生產力階段的相對落后國家,就不可以率先建立社會主義制度?要知道,電機內燃機生產力,可是市場經濟進入帝國主義、從而開始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并存斗爭時期的物質文明基礎!還有,為什么非要搞市場經濟的所謂“資本主義補課”不可?實際上,歷史進程的客觀軌跡是:社會主義的文明之花,并沒有也不可能直接盛開在英美等世界資本主義經濟政治體系發達、統治力強大的主干上,而是綻放在蘇聯、中國等世界資本主義經濟政治體系的矛盾尖銳、統治力薄弱環節的細枝嫩芽上!就像資本主義的文明之花,也沒有直接盛開在中國等世界封建主義經濟政治體系發達、統治力強大的主干上,而是綻放在英國等世界封建主義經濟政治體系的矛盾尖銳、統治力薄弱環節的細枝嫩芽上】;也有負向改革倒逼的無奈無良——理論和行為良知,往往喪于官僚政治和局勢惡化的困地。

  其實,社會主義國家堅持搞市場經濟,根本就不能避免諸多災難性后果——

  其一,市場化改革,首先會將公有制的社會主義演變為私有化(廣義上包括全民所有制蛻化為官僚集團占有制)的、但還保留著社會主義名義的官僚資本主義。

  這時,兩極分化、官民撕裂和產品產能過剩的經濟社會危機已經進入形成階段——這是“供給側改革”所無能為力的。

  其二,市場經濟不需要共產黨的領導,而是排異和顛覆共產黨的領導。

  市場經濟是資本有形無形專制的經濟。資本需要自由民主地剝削剩余價值,不需要共產黨這個“婆婆”的領導——即使共產黨虔誠地為資本服務,資本也不會甘當“小媳婦”,也會發自本性地排異和顛覆共產黨。故市場經濟的標配政治上層建筑,只能是資本為老大的憲政民主。

  社會主義國家搞市場經濟,必須也必然會鼓勵和依靠資本勢力的成長。而當資本及其意識形態勢力必然坐大(第三世界國家發展市場經濟,坐大的主力往往是官僚買辦資本及其五毛黨、內奸意識形態勢力)之后,接著的必然就是資本勢力內外勾結推翻共產黨的領導。

  例如當年的蘇聯,在搞準市場化改革不久,由于自我弱化和放棄共產黨的領導,就驟然爆發了亡黨亡國肢解的災難。而鐵托的南斯拉夫,雖然在搞市場化改革的同時堅持共產黨的領導,但40多年的資本及其意識形態勢力發酵,還是將南斯拉夫推下了亡黨亡國肢解的懸崖。事實證明,只要不斷推進市場化改革,坐大了資本及其意識形態勢力,不管是否堅持共產黨的行政領導,蘇東劇變的覆轍都是遲早躲不過去的災難。不過,這卻是現代杜十娘的自殺式歷史悲劇——自己養大了資本之虎遺患,自己育壯了掘墓之人罹難!

  因此,斯大林穿透歷史的告誡,應該引起我們的再次驚醒:“你們想知道資本家要什么嗎?全部政權歸資本家,……保證自己腰包的利益,即使以毀滅俄國為代價也在所不惜”!(斯大林:《資本家要什么》)

  其三,社會主義國家搞市場經濟,不能擺脫新殖民市場經濟的宿命。

  這是因為,社會主義國家大都是在相對落后和弱勢的基礎上率先進入社會主義的;在國際金融壟斷市場經濟階段,霸權資本和霸權帝國操控著市場經濟全球化的規則和運行;此時若拋棄計劃經濟轉而融入市場經濟的全球化,作為遵守全球化叢林規則的“負責任國家”,就只能喪失獨立自主性,成為套在霸權全球化“磨道”上的“牲口”(“中美國”新殖民市場經濟循環圈的形成,就是明證)。在這種國家,勞動人民的工資收入,往往會較大低于世界平均勞動力成本(一對掙工資的夫婦,至少應該平均掙到正常供養一家六口人的工資收入),致使貧富兩極異常分化,并且其GDP也快速外向化外資化和在通脹化基礎上的泡沫化。故這樣的第三世界國家,想憑借融入市場經濟全球化而成為世界經濟政治科技強國,是不會夢想成真的!

  退一步講,即使有的第三世界大國在市場經濟全球化的叢林邏輯下,真能離奇地成為世界超級強國,也只能是新的霸權帝國(之前即使承諾一萬遍“永不稱霸”,也靠不住)!因為,打敗了禍害世界的舊的霸權帝國,自己又成為禍害世界的新的霸權帝國,這是叢林市場經濟的歷史定數!現行的霸權美國,隨著全球化智能化生產力的發展,正在同市場經濟一起加速衰亡。如果此時真能出來一個取代美國的新的霸權帝國,難道就能擺脫正在加速衰亡的命運?

  回顧歷史,當年的蘇聯,確實登上了兩霸之一的巔峰。但蘇聯霸權的取得,卻是在公有制計劃經濟獨立自主的基礎上實現的。而在它從積弱之國成為科技、國防和經濟的霸權強國之后的轟然崩塌,說明了并非“(經濟和科技)落后就要挨打”,而是“政治落后就要挨打”(蘇聯的官僚民主政治比西方的憲政民主政治還要落后)!究其根源,就是因為蘇聯沒有進行社會主義公有思想文化繼續革命,不能在公有制計劃經濟基礎上建立起無產階級大眾民主思想政治上層建筑,以致不能遏制公有制蛻變為官僚集團占有制和資本主義復辟的緣故。而一個社會形態發育畸形的社會主義——官僚集團占有制經濟基礎+官僚民主政治上層建筑——若不夭折,老天爺都會費解。不過,這絕不是科學社會主義的失敗,而是官僚社會主義的失敗!

  再看當今強人普京的俄國,似有成為世界超級強國的勢頭,但俄國的雄心,卻是建立在力圖推翻現行霸權主義、保持獨立自主和社會主義福利的基礎上。但即使這樣,俄國想在市場經濟全球化的桎梏下推翻美霸的統治,也幾無可能!因為,美霸的最大敵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們自己!故只有在美霸因失道而自己把自己打敗得元氣大傷時,第二世界資本主義強國在國際霸權資本的支持下,才有可能乘勢取而代之。然而,在市場經濟全球化的魔道上,不管誰來取而代之,都只能是國際霸權資本的代理人和代理國,都不可能改變正在加速衰亡的命運!

  總之,第三世界國家(不管大國小國),只有斷然拋棄在經濟全球化和準智能化的進逼下已進入癌癥晚期的市場經濟,毅然走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和世界革命統一戰線之路,才有可能實現彎道超車,戰勝霸權主義!而反抗霸權主義的全球化暴政,經濟和科技實力(例如導彈、航母、5G、量子計算機等等)都只是很重要的因素,但絕不是統帥性的決定因素;決定的因素是人而不是物,是人(尤其是高層領導人)對政治、道義和民心的理解和運用!

  另外,對于宣傳、教育、醫療、住房、農業、環境、人口、外交、民族、轉基因食品等等方面的戰略“俗手”,也必須給予嚴重關切和認真反思。

  (二)抓住社會主義大棋局的戰略“急所”。

  首先,必須樹立辯證唯物史觀的社會主義大局觀。

  思想指導行動,沒有正確的思想,就不會有正確的行動。故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其實質就是堅持黨的正確思想政治領導。而世界社會主義大棋局由磅礴勝局轉入極端殘局,表明其首要根源就是領導層關于社會主義的大局觀和政治路線出了問題。

  按照馬恩列毛辯證唯物史觀的價值觀判斷:經濟和科技只是基礎性決定因素(是歷史上經濟和科技物化承傳下來的物的因素,是非能動性因素);思想和政治才是統帥性決定因素(是人的因素,是能動性因素)。所以,國家興衰的統帥性決定性因素,是思想理論和政治道義;經濟和科技實力即使再重要,也是主人手中的工具,是主人指揮工具,而不是工具指揮主人。

  辯證唯物史觀關于社會主義的價值判斷,是唯一正確的社會主義大局觀。與此相應的政治路線,就必須以政治為統帥,以無產階級政治建設為中心綱領(也就是長期以來被嚴重曲解的“以階級斗爭為綱”)。

  其次,必須抓住社會主義大棋局的戰略“急所”。

  只有樹立辯證唯物史觀的社會主義大局觀,才能正確把握社會主義大棋局的戰略“急所”。

  回顧歷史,任何新興統治階級建立健全其社會形態的革命,都是既包括經濟革命(奪取行政統治權,確立本階級生產關系的經濟基礎地位);又包括思想文化政治革命(奪取思想政治領導權,建立健全本階級的思想政治上層建筑統治地位)。新興封建地主階級是這樣,新興資產階級也是這樣。歐洲近代的資產階級暴力革命和三大思想解放運動(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和啟蒙運動),就是建立健全新興資產階級社會形態的經濟革命和思想文化政治革命。

  同樣的道理,全部社會主義革命,也必須既包括經濟革命——通過無產階級革命奪取政權,確立公有制生產關系的經濟基礎地位;又包括思想文化政治革命——通過無產階級思想文化繼續革命,建立健全以公有觀念為靈魂的無產階級大眾民主思想政治上層建筑。

  回顧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實際上是僅僅基本完成了經濟革命,剛剛取得了初步勝利,很多國家就忘卻憂患地認為:社會主義革命勝利結束了,今后要做的,就是埋頭經濟建設了。結果釀成了私有觀念、官僚主義和貪污腐敗的一發而不可收拾??煽偨Y原因教訓時,主流社會卻往往把主要責任推卸到西方的和平演變上。其實,社會主義國家的最大對立面,并不是西方敵國,而是自己,是資產階級意識形態勢力和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因此,社會主義思想文化政治革命的目的只能是:解決世界觀問題——奪取和鞏固無產階級意識形態的領導權,防止走資派占據統治地位。

  因此,毛主席強調:“斗爭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這是主要任務,絕不是目的,目的是解決世界觀問題,挖掉修正主義根子問題。” “要想保證堅決走社會主義,就必須在思想上來個徹底的無產階級革命化。”(毛澤東在1967年接見阿爾巴尼亞軍事代表團時的談話,《毛澤東年譜》1967年5月)

  而要奪取和鞏固無產階級意識形態的領導權,就只能通過社會主義思想文化的繼續革命才能最終完成。這種繼續革命要建立健全的政治保障機制必須是:在公有制計劃經濟基礎上建立無產階級大眾民主政治上層建筑(這是最廣泛深刻的“大人民民主集中機制”,是公有制計劃經濟基礎唯一標配的政治上層建筑)。

  這是因為,缺乏無產階級大眾民主政治上層建筑的保護和制衡——

  共產黨的領導就不能保證無產階級先鋒隊的性質(沒有大眾民主政治的監督制衡,體制內無論如何依法治國和反腐倡廉,都不可能遏制權力腐敗的頑強頹勢);無產階級專政就會蛻變為紅皮白心的官僚資產階級專政;社會主義也會首先演變成官僚社會主義(公有制也會首先演變成官僚集團占有制);馬克思主義也會被“運用和發展”成庸俗馬克思主義。也就是說,社會主義必須堅持的四項基本原則,都會被悄然轉了政治基因。

  因此,毛澤東主席作為執導社會主義大棋局的世界超級棋圣,才深刻地指出:

  “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毛澤東年譜(1893—1949)》(中卷),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年版,第610頁)

  “勞動者管理國家、管理軍隊、管理各種企業、管理文化教育的權利,實際上這是社會主義制度下勞動者最大的權利,最根本的權利。沒有這種權利,勞動者的工作權、休息權、受教育權等等權利,就沒有保證。” “總之,人民必須自己管理上層建筑,不管理上層建筑是不行的。”(《鄧力群:和毛澤東一起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人民網,2014年07月22日)

  總之可以說,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世界;只有共產黨才能領導社會主義;而只有無產階級大眾民主政治才能保持共產黨的正確領導!千言萬語一句話,社會主義大棋局的戰略“急所”只能是——無產階級大眾民主思想政治建設!

  【2019.12.23.】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 上海快3开奖结果查 排列七预测 118资料论坛 四肖免费期期中 山西麻将扣点点代理 基金资产配置 哈哈湖南麻将下载 手机麻将代理 湖北30选5中奖规则 上海麻将敲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