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盧勝君丨2019年的南海:騷擾接踵,暗流涌動

2019-11-26 11:38:43  來源:昆侖策網  作者:盧勝君
點擊:    評論: (查看)

1.webp (2).jpg

11月20日、21日,美海軍“吉福茲”號瀕海戰斗艦、“邁耶”號導彈驅逐艦,分別擅自進入中國南沙島礁鄰近海域、西沙群島領海,中國人民解放軍組織海空兵力全程跟蹤監視、查證識別,并予以警告驅離。(圖為“邁耶”號導彈驅逐艦)

  自2013年,中國加強南海島礁建設以來,騷擾接踵而至。進入2017年,南海局勢雖有趨緩,但自特朗普亞太政策調整以來,伴隨著2019年印太戰略的正式出臺,美國加大密度派其艦機封控南海,愈發呈現蓄意性高壓性的挑釁,面對域內外勢力的侵擾和干預,中國海防安全日益凸顯不確定性的戰略態勢。

  一、當前南海形勢的總體特點

  一句話,不容樂觀,大國競相博弈,暗流紛紛涌動。南海地區圍繞權力、規則的大國競爭、小國綏靖的局面日益形成。自2016年仲裁案以來,截至目前,南海形勢總體趨緩。總的特點是:機遇與挑戰并存,對話與對抗并存,競爭與合作并存,但斗爭仍是主流。具體表現為:域外強權加速南海前沿的高壓威懾態勢、域內各方圍繞各自利益訴求展開高烈度爭奪、南海地區的反華力量體系正在蓄謀強化、和平解決南海爭端前景受到域外強權的空前挑戰、南海上空愈發凸顯兩種海權觀的對沖與碰撞。

  (一)域外強權美國加速南海前沿的高壓威懾態勢

  當前,中美之間的主要矛盾仍是結構性矛盾,這一主要矛盾決定了中美在南海的戰略博弈不會有質的改變。尤其是從西太至印度洋地區,出于對權力的掌控和對中國崛起的憂慮,美國日漸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其新一版的《國家安全戰略》及2019年6月1日美國防部正式發布的《印太戰略》報告已鎖定了中美之間的關系,競爭對手已毋容置疑。近年來,隨著中國實力的增長,尤其是在海上方向,中國已走出近海至大洋,對此,美國政界和戰略界愈發認為中國是其巨大威脅,開始加大對中國周邊的布局和利益切割,北至朝鮮半島,南至印度洋,層層加碼,縱橫策動,依托其亞太盟友體系,構筑美日印澳四國聯盟,制造事端,以此削弱亞太各國互信,牽絆中國、封堵中國。20世紀后半葉,中美先后在第一島鏈起點朝鮮半島、終點中南半島,有過兩次軍事較量,其欲控制北緯38°和北緯17°線以北地區的目的都沒有得逞。不管是“亞太再平衡”,還是“印太戰略”,換湯不換藥,控制亞太強勁勢力崛起,唯我獨霸,這是美國戰略的核心和本質。中國的南海島礁建設打破了呈美國“一邊倒”的力量結構,這是其不愿意看到的。美國隔三差五實施所謂的“航行和飛躍自由行動”,僅2019年就已6次在未經我方允許的情況下派遣多艘驅逐艦進入中國西沙、南沙和中沙(黃巖島)島礁領海或鄰近水域,其海岸警衛隊也相繼進入南海爭議地區,與菲、越、馬等域內國家圖謀開展海上聯合執法,指責中國在南海搞“軍事化”,挑唆日、印、澳尾隨其后。2019年8月,又策動英、法、德及歐盟,針對南海問題發表聯合聲明,渲染南海“緊張局勢”……一系列的陰謀詭計,既是賊喊捉賊,也是對中國的恐嚇和打壓。總之,中美在南海問題上的主要矛盾,決定了域內其他矛盾仍將處于從屬和支流,圍繞主權、霸權及戰略利益的沖突博弈,短時期內高壓態勢不會改變。

  (二)域內各方圍繞各自利益訴求展開高烈度爭奪

  當前,南沙島礁仍呈犬牙交錯態勢,個別沿岸國仍保持侵占狀態,其中越南是占領中國南沙島礁最多的國家,在南威島、南子島等一些較大的島礁上仍有駐軍,并建有各種軍事設施。2019年5月中旬,越南聯合俄羅斯石油公司,租用總部在日本東京的鉆探公司平臺,再度在中國主張的南沙群島萬安灘附近海域(越南稱“06-1區塊”、“05-1區塊”)內的油氣鉆探作業,還出動武警船、武裝民兵船對中國“海洋地質8號”鉆探船在日積礁、瓊臺礁附近海域的活動進行了干擾和阻撓,加大對中方油氣資源的侵權力度,這是越南自2017年以來,第三次在中國萬安灘附近海域實施單邊勘探開發。從越南的行徑可以看出,越南在南海的行為舉動與其所聲稱堅持以外交路徑處理南海問題明顯相悖,軍事手段的應用在逐漸加強。此外,5月下旬以后,馬來西亞也試圖推進其在南沙東南部方向的勢力范圍,先是在南康暗沙鉆探,此后在北康暗沙。進入2019年以來菲律賓杜特爾特政府,對華政策顯得更加務實,在漁業領域,中菲召開第三次聯合委員會會議,雙方在海洋養殖技術、魚苗援助、深水網箱養殖等領域的合作達成許多共識。2019年8月29日,中菲正式成立油氣合作政府間聯合指導委員會和企業間工作組,為兩國開展南海油氣共同開發合作提供了官方和企業雙軌渠道。之后,10月中菲在北京舉行政府間聯合指導委員會首次會議,磋商油氣開發合作。一系列的舉動,看似菲走近中國,但其國內反對派一直堅持裁決案對中國有拘束力,要求杜特爾特以裁決為基礎處理中菲南海爭議。2019年3月1日,美國務卿蓬佩奧訪問菲律賓時大放厥詞:“中國在南海的造島和軍事活動威脅著菲律賓和美國的主權、安全和經濟活動”,首次提出《美菲共同防御條約》適用于南海,明確指出“若菲律賓軍隊、飛機或船只在南海遭到武裝攻擊,美國將根據《美菲共同防御條約》第四條的共同防御義務對菲律賓進行保護”。由于美菲之間存在同盟關系的硬性約束,菲政府在南海問題上完全倒向中國的一面并不可期。除中越、中菲、中馬之間爭議外,越菲、菲馬、越南印尼等其他聲索方之間的圍繞島嶼和海域之爭更是互不相讓。就南海漁業而言,近年來,印尼先后炸毀越、菲等捕魚船,態度強硬。各方雖有調和傾向,但受核心利益的羈絆,各方均專注于謀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彼此間的核心爭議至今仍在擱置,個別聲索國在南沙海域的勘探開發、例行抗議及各自建設的狀態仍在不間斷進行,海上安全態勢已遠超原有爭奪烈度。

  (三)蓄謀構筑南海地區的反華力量體系正在強化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南海地區力量格局一直保持著三方博弈的戰略態勢:一方是主權方中國,一方是東盟聲索國,另一方是域外的美日印澳等。目前,該地區圍繞領土和海洋權利仍在進行低強度爭奪。各方所采取遏制沖突的策略仍是威懾。南海地區總體的力量結構處于均勢狀態,威懾總的是中美之間的戰略威懾。東盟聲索國是依附于美國保護下的棋子,整體上構不成對中國的威懾,拉攏域外勢力介入意在保持對其有利的戰略均衡。這種威懾結構是以美國為核心的域內外聯合戰線,其企圖和決心在于劍指中國、分化中國,壓縮中國戰略空間。2016年以來,美國大玩離岸制衡策略,在聚焦亞太、布局印太的大背景下,糾合日本、澳大利亞等盟友和伙伴,彼此唱和,構筑反華包圍圈,輿論上極力詆毀抹黑中國,經濟上深化同東盟聲索國的貿易合作甚至無償援助,法律上借所謂仲裁案唱苦情、上演顛覆國際正義的鬧劇,軍事上憑靠美亞太聯盟體系及“飛躍和航行自由”的幌子,企圖聯合所能聯合的一切勢力開展巡航南海、圍堵中國的軍事把戲。總之,南海地區格局日漸呈現以美國為首、以域外多強參與、以域內有關聲索國尾隨的聯合圍攻中國的力量態勢。

  (四)和平解決爭端前景受到域外強權的空前挑戰

  當前,中國與東盟正進入“準則”案文磋商的關鍵階段,2019年7月,中國-東盟外長會完成了“準則”單一磋商文本草案第一輪審讀,重點對案文的總體框架、結構和要素進行了梳理。之后,9月,中馬就海上問題雙邊磋商機制達成一致。10月,中國與東盟十國又在落實《宣言》第18次高官會期間就“準則”案文第二輪審讀交換了意見。可以說,這一系列的成果加速了“準則”磋商的進程,提升了和平對話解決爭端的可能性,對南海地區安全秩序的構建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但就實際來說,和平解決爭端的前景并不樂觀可期。目前準則磋商已完成首輪審讀,但由于域外因素的從中干預和破壞,致使磋商中域內相關方圍繞利益歸屬的問題已顯現矛盾和分歧。據美《印太戰略》報告,美軍目前在印太地區擁有2000多架飛機、200艘軍艦和潛艇、37萬名軍事人員,計劃未來五年購買10艘驅逐艦,以提高反水面戰、反潛戰和彈道導彈能力;并提出將購買110架四代和五代戰機、400枚先進中程空空導彈等部署于印太的核心區域南海及周邊地區,通過美軍印太司令部主導的雙邊和多邊聯合軍事行動,加緊強化旨在威懾中國的軍事力量和基地群建設。這些事實,足以證明美國就是罪魁禍首,南海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正在遭受域外強權勢力的威脅!

  (五)南海上空愈發凸顯兩種海權觀的對沖與碰撞

  南海問題之所以錯綜復雜,根本原因在于兩種意識形態、兩種海權觀念的對立。美國出于對全球霸權的追求以及“印太戰略”的推行,其對華遏制和對抗性政策愈發明顯。從根本上來說,這與其傳統的哲學思想分不開的,馬漢的海權論至今在美國軍界和戰略界廣為推行。2015年5月,負責亞太安全事務的美國助理國防部長施大偉曾提到,中國可以通過部署戰斗機團或地空導彈、反艦導彈和彈道導彈系統,使南海爭議島礁快速地實現“軍事化”。之后,美國開始大肆炒作“軍事化”概念。美軍原太平洋司令哈里斯2016年1月27日公開表示:南海島礁不屬于中國,美國將繼續在南海挑戰中國的主張,之后5月,又公然放出“今夜開戰”的軍事威脅。調整后的現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相比哈里斯更為“鷹派”,他是“海空一體戰”的重要倡議者,2018年5月上任后,在9月訪問菲律賓提到南海“軍事化”時,他聲稱美軍會繼續實施南海“自由航行”行動,且日本、澳大利亞和其他國家也會加入其中。2019年3月28日,戴維森在眾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上又公開講,中國大陸是美國在印太地區最大的長期戰略威脅,聲稱大陸提出的“一國兩制臺灣方案”,不是兩岸雙方的意愿;印太司令部將與臺灣軍方合作,改善雙方的“聯合互操作性”,等等。從上述美軍將領言論以及他們背后的履歷便可看出,建立海外基地,控制海上咽喉和要道,壓縮他國戰略空間,遏阻他國進軍大洋,皆是美國推行其海洋霸權的重要著力點,其骨子里擴張性的海權論色彩極為濃厚。相反,中國的海權是有限性海權、自衛性海權,完全不同于美國的那種欺凌式和霸權式的邏輯思維,遂行反侵略、維護正義的使命任務,但又須具備足夠的規模和“使敵人怕”的威懾力,這是中國海權的應有之義。

  二、未來南海問題的戰略走向

  隨著《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進一步落實和“南海行為準則”案文磋商的推進,和平解決南海爭端的共同訴求初現曙光,保持南海地區的長治久安愈發成為域內各方的共識。但由于利益的差異以及南海地區政治、經濟、外交、法律、軍事等多重因素的相互交織和相互作用,致使磋商前景充滿變數,極有可能因強權勢力的介入而擱置中斷,雙邊合作共同開發抑或有先期性的嘗試,個別聲索國仍會暗中加緊推進島礁建設開發,局部發生沖突甚至引發危機的機率或將進一步增大,斗爭仍是總的趨勢。

  (一)南海行為準則磋商仍將面臨長期性和復雜性

  未來“準則”磋商的關鍵是圍繞法律約束力、戰略克制及適用范圍的問題如何達成一致。目標的難度決定了磋商的過程必然是長期的復雜的,主要表現在磋商的內容多,且涉及的利益交叉重疊。既有排他性利益之爭,又有合作式開發之談;既有歷史法理范疇的界定,又有雙邊或多邊形式的探討;既有方法步驟的落實,又有各自訴求的兼顧;……阻力多、差異大、范圍廣。雖然,中方提出了合理預期、協商一致、排除干擾、循序漸進的主張,但相異的目標決定了磋商的進程將是漫長而曲折的,多輪次甚至反復的現象則是必然。“準則”磋商的一個大前提必須是于我有利,尊重歷史事實優先于國際法規,島礁主權的歸屬應排除在“準則”約束之外,否則沒有實際意義,只會與預期背道而馳。

  (二)單憑外交途徑解決南海問題的難度依舊很大

  自2016年以來,中國與東盟國家雖經歷了南海仲裁,但越、菲等聲索國并沒有完全轉變腳步,仍在積極尋求“法理依據”,強化對所占島礁的“有效管轄”,非法建設相關島礁,依托東盟、拉攏域外勢力聯合對我的趨勢仍在加強,其對外政策雖表現低調務實,但主動作為的基調并未發生根本改變。局部性的海上摩擦雖未升級,但隨著島礁工程建設的推進,各方的維權決心愈發堅定,越、菲企圖漸進蠶食的勢頭必然遭到我方的壓制。從地區范圍來看,各聲索方在南沙海域控制范圍交叉重疊,島礁守軍近距離對峙,運補、巡邏艦船經常相遇,對無人礁灘和油氣資源爭奪激烈,驅捕、襲擊他國船只事件仍時有發生。這些不安全因素的存在和上升,極有可能引發政治、經濟、外交、法律及軍事等多方面的對峙甚至沖突,單憑外交手段解決南海問題恐將難以奏效。

  (三)推進共同開發仍將是打破南海僵局的突破口

  縱觀國際上解決爭端的案例和模式,權衡利弊剖析有關各方的利益訴求,以共同開發為要義的南沙模式,恐怕是解決南海僵局切實可行的途徑。過去多年來,在共同開發問題上,中方一直貫徹“漁業先行”的戰略,在當前的新形勢下,只有將資源開發重心轉移到油氣資源勘探與開采方面,加強自主開發,才能有主動權和話語權,從而真正促成共同開發。南海爭端未來如何解決,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共同開發的實踐,中菲雖就此表露出極大的傾向,但必經幾番博弈,才有新路可辟。目前,“擱置爭議,共同開發”這一主張雖沒有得到相關國家的有效配合,也沒有找到具體、適合的可行性操作方案,但仍將是中國處理海洋劃界爭端的主要原則。今后應結合現實挑戰,調整增加新的內容,不斷豐富和完善,使主觀符合于客觀。南沙上千口油氣井至今未有一口屬于中國,隨著域外勢力干預的加大,東盟聲索國掠奪南海資源的步伐會繼續加快,中國向南海縱深挺進,保護海洋資源的任務將更加艱巨。

  (四)南海問題始終是美國實施對華遏制的一張牌

  隨著新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和“印太戰略”的出臺,美國對亞太戰略的安排及對中俄的戰略遏制,仍處于美戰略全局的優先位置。除臺海之外,南海仍是美國防范遏制中國的著力點。美國在南海雖沒有生死攸關利益,但出于其控制“邊緣地帶”的主張和美國控制世界的五大地緣戰略理論,即空天權、海權、陸權、邊緣地帶論和中心輻射論。其中“邊緣地帶論”的核心思想是控制地球上的幾個“地中海”,即名副其實的地中海、加勒比海、南中國海和北冰洋。因此,美國介入南海爭端是必然的。美國亞太戰略的著力點就是點燃東海和南海爭端之火,激發中國與日本、菲律賓和越南等國的矛盾,使這些國家站在美國陣營之中。美國始終認為,中國正在采取積極主動、分而治之的策略,謀取南海控制權,削弱美國在西太平洋至印度洋一線的存在根基。未來時機適當的時候,美國會繼續操縱南海這張牌,利用“航行自由”、國際法、斷續線甚至臺灣及太平島的問題制造緊張氣氛,轉移人們的關注焦點,掣肘中國在南海的戰略意志。

  (五)南海地區面臨的軍事壓力和威脅將繼續增大

  當前南海地區,在中美這一主要矛盾并未發生實質性轉變的情況下,中美雙方及其他聲索方之間,強化前沿軍力部署、塑造南海地緣秩序仍將鞏固持續。今后,越、菲、馬等戰略重點仍將鎖定南沙,加強海上巡戒,增筑島礁軍事設施,采購艦機等,加緊以武力防范應對中國的心理會愈發堅定。一系列由美國主導、域外大國參與、多個東南亞國家參加的軍事演習,仍將繼續勾畫著東南亞和東亞地區的地緣政治版圖。美國強化南海地區的雙航母部署戰斗群、日本企圖聯合越印澳等域內外勢力構筑亞太雙邊或多邊海洋聯盟、越南升級軍備“暗渡陳倉”等現象,預示著未來南海地區安全局勢將朝著武力對抗的趨勢。隨著東盟聲索國軍事實力和南沙防御能力不斷提升,中國在南海地區面臨的軍事壓力和威脅將越來越大,對南海局勢的控制特別是對被占島礁的收復將受到更多的挑戰和限制。

  面對強勁的對手,最好的回應辦法就是實力!南海島礁幾十年的維權斗爭經驗充分證明:只有自主建設,才能保住老祖宗留下的每一寸土地。美國的艦機不會不來,中國的島礁也不能不建,一句話,你挑釁你的,我建設我的,用建設回答對手的挑釁!用建設制止對手的進攻!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