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網友雜談

經濟探索:本位幣的前世、今生和未來

2019-12-21 09:42:14  來源:紅歌會網  作者:葉風塵
點擊:    評論: (查看)

  經濟學中的三體世界

  在劉慈欣的三體中,三體人的世界有三個太陽,天體的運行是永遠不規則的,三體人不斷經歷著重生和毀滅。在人類社會的發展中,同樣存在著一個三體世界,它讓原本簡單的雙邊關系變得錯綜復雜,這就是我們的商品交換。

  人類早期的商品交換是物物交換。隨著生產力的發展,人類從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走上了商品經濟,勞動者有了多余的產品用于交換,社會出現了分工。我們知道的是,一對一的交換關系是交易雙方決定的。我們不知道的是,一對多的交換關系則不是交易雙方所能獨立決定的。它是商品交換中的三體現象,永遠也不會存在著一個確定的交換比例。

  我們試想一下,當這個社會存在三種自然人,分別生產ABC三種商品的時候,AB之間可以確定交換比例,BC之間可以確定交換比例,那么AC之間還需要再確定交換比例嗎?不需要了!因為前兩次的交換關系確定后,最后這一次的交換關系自然就確定了,這是一道簡單的數學題。

  這個結論和事實是完全不符的!現實中的每兩種商品的交換都是基于獨立的判斷,并非是通過和其它商品的交換推算出來的,這一事實和上述推理是矛盾的,這就是商品交換的“三體”現象。這種現象不僅僅存在于遙遠的物物交換的時代,到了今天依然是國際貿易中一個迷局。我們大家所知道的國際貿易的基礎理論就是比較優勢論,然而這個理論只有當兩個國家存在兩種產品的時候,才是成立的。當這兩個國家存在三種或者三種以上產品的時候,產品的交換比例其實是不確定的,所以比較優勢的理論也是不能成立的。

  本位制貨幣的誕生

  要讓這個世界所有的商品都有一個明確的交換關系,我們需要確定一個中間媒介,這個中間媒介的價值不能隨意變化。所有商品都先和這個中間媒介確定直接的交換比例,從而再和其它的商品確定間接的交換比例。價值尺度是貨幣的一個重要職能,這是經濟學教科書告訴我們的,但是它不會告訴我們:價值尺度的重要功能是可以排除無序,也就是排除上述的“三體”現象。

  什么東西才適合做這樣的貨幣呢?顯然是金屬貨幣。用什么樣的金屬,什么金屬就是本位幣,也稱主幣。金屬貨幣有三個特點:幣值就是自身的價值;自由鑄造;無限法償。最理想的是貴金屬,或者黃金或者白銀。貴金屬除了攜帶方便,畢竟還非常稀有,不能被我們輕易的制造出來。你想確定你的產品和其它產品的交換關系,那么你就先要確定你的產品和黃金的交換關系。如果你的價格定高了,那么市場會幫助你進行調節,直到達成供需的平衡。當所有的商品都達到供需平衡狀態時,相互的交換關系也就最終確定下來了。

  早期的貴金屬貨幣同時使用金銀作為主幣,也稱復本位制,真正的金本位制只是盛行于19世紀的歐洲。然而看上去很理想的貨幣制度,卻有一個不易被察覺的缺陷,就是可能會導致通貨緊縮,這緣于貨幣的另一個重要的職能貯存。當我們銷售的產品價值高于購買的產品價值的時候,就形成了貨幣的貯存。當一個國家出口高于進口的時候,也會形成貨幣的貯存。追求這種貨幣的盈余,我們稱之為重商主義。

  為什么會有重商主義

  重商主義有什么好處呢?就是你越貯存,黃金就會越少,通貨就會越緊縮。雖然貯存者當前所交換到的產品變少了,但是其黃金所代表的購買力卻提高了,未來可以交換到更多的產品。此外,貯存黃金會改變現有的產品交換關系。根據邊際效用遞減規律,你貯存的越多,對方產品的剩余就越多,它的價格就會越便宜。也就是說,同等數量的自身產品,可以交換到更多的對方產品,產品之間的交換關系將向著有利于自身的方向發展。

  金本位制之后,美國又搞了一個布雷頓森林體系,將美元和黃金掛鉤,本質上還是金本位制。既然是金本位制,就可能導致重商主義,總會有人去追求真實的黃金,終會有貨幣體系崩壞的一天。從上世紀70年代初,法國人大量提取黃金的那一天開始,布雷頓森林體系就破產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國際貨幣體系,是浮動匯率制度。目前能充當國際間商品交換的中間媒介依然是美元。

  很多人認為,既然是金本位制垮臺了,那么我們再去追求重商主義,再去追求貿易順差就十分吃虧了,因為我們的對手可以開動手中的印鈔機,去換取我們手里的真實財富。這個認識是片面的,因為外匯結余,名義上是貨幣,而現實中貨幣是可以和某種真實財富進行綁定的。細節就不談了。

  肇始于中國古代的糧食本位制

  將貨幣和真實財富進行綁定,東方人更有智慧。由于存在重商主義,金本位制并不理想,同時黃金數量較少,可能跟不上人口的增長。東方悠久的歷史中,包括中國、日本、朝鮮等國在內,長期流行的貨幣制度,或者說結算制度,其實是糧食本位制。我們看到歷朝歷代,所有官員的俸祿,全部都是以糧食(石)為單位進行計算的。實際發放中,主要是以糧食為主,少有金銀。即使有金銀,也需要折算成糧食。后期使用的是銀票,就更簡單了,可以直接把糧食折算成銀票。

  因為是糧食本位制,所有官員的俸祿基本都是糧食。你需要的其它任何生活用品或者服務,都需要你通過糧食進行交換。也就是說,整個社會的所有產品之間的交換比例,都是通過該產品和糧食的交換比例間接確定的。只有糧食,才是真正的自由“鑄造”,無限法償。你愿意生產多少這種“貨幣”,就可以生產出多少這種“貨幣”。

  紙幣本位制的誕生

  無論是金本位制,還是糧食本位制,貨幣的價值就是它的本身的價值,信用度非常高。到了現代,情況出現了變化。由于傳統的本位制貨幣體現了實物等價交換的思想,所以它只適用于交換主體是個人或者組織的情形下,不適用于交換主體是企業或者公司的情形下。

  作為個人或者組織來說,收支先天就是平衡的,交換體現價值相等的原則。糧食本位制盛行的古代,中國是糧食生產的大國,沒有現代意義上的公司,糧食自產自銷,收支自然是平衡的。金本位制雖然在某些國家的國內一度盛行,但是時間不長,其最主要的應用是國際貿易中的貨幣結算,從全球整體上看,收支仍然是平衡的。

  作為現代的企業或者公司來說,它的交換過程其實也是它的生產過程。收入必須要大于支出,企業才能有利潤,才能生存。相當于每一個人在交換完成的時候,手里都會保留一部分貨幣(盈余)。此時的交換是不平衡的。為了讓交換實現平衡,我們需要創造出一個貨幣需求,敲掉每個人手中多出來的貨幣(盈余),它就是銀行貸款。

  現實中,我們不知道企業的各種銀行存款中,哪部分錢是以流通的形式出現的,哪部分錢是以利潤(非消費)的形式出現的,所以我們并不知道應該貸出去多少錢。我們采取的是間接方式,就是試探性的把錢貸出去。如果出現了通貨膨脹,我們就認為貸出去的錢多了;如果出現了通貨緊縮,我們就認為貸出去的錢少了。

  為了便于控制,中央銀行采取了一個簡單辦法:先把現鈔(基礎貨幣)發出去,規定商業銀行,只要有人把錢存進來,你就要留出一部分做準備金,剩下的部分你才能貸出去。如此反復,按比例縮減,我們就可以算出來基礎貨幣的投放量和商業貸款總額之間的比例關系了,這就是所謂的貨幣乘數。此時只要調整存款準備金率,就可以控制商業貸款發放的總量。

  很多時候,僅僅控制存款準備金率是不夠的,還需要控制基礎貨幣的投放量。由于傳統的本位制貨幣代表了現實中的真實財富,數量不能人為控制,所以不適合作為基礎貨幣。適合做基礎貨幣的是央行或者指定銀行發行的銀行券,這就是紙本位幣,也稱信用貨幣。當然了,紙本位幣也是有價值的,它既可以綁定糧食,也可以綁定一籃子商品(基本生活用品)。為簡單起見,我們假定紙本位幣綁定的是糧食。

  本位制貨幣的缺陷

  我們舉一個例子:假定一個農民平均每月生產糧食800斤,除留下500斤自用之外,尚有余糧300斤。他的月收入就是800斤糧食。我們用一元錢貨幣綁定一斤糧食,他的月工資就是800元。

  人類社會總是在發展中前進的。隨著勞動生產率的不斷提升和科學技術的不斷進步,整個社會將創造出更高的價值,人均收入會不斷提高。然而這一切未必會給農民帶來實際好處。原因在于糧食產量受土地肥力限制,基本穩定。不管農民怎么辛苦,這個農民的工資始終就是800元。價值500元的糧食自用,價值300元的余糧用于交換。

  我們能不能提高糧食價格呢?原則上是不行的。首先是因為糧食價格的提高,意味著通貨膨脹;其次是糧食價格是貨幣的基準價格,其它的產品價格都是依據和糧食的交換比例確定下來的,漲價只會導致不良的連鎖反應,未必能改變實際收入。那么有人可能還說了,憑什么幣值一定要穩定呢?這就回到我們開頭的“三體“問題中去了。如果幣值不穩定,就不能找到一個穩定的中間媒介,所有商品的交換關系都是混亂的,無法保證商品生產的有序進行。

  問題出在了哪里

  問題出在了衡量人口富裕程度的一個重要指標,基本收入占總收入比重,其中基本收入指滿足其基本生活需要的收入。這個比例越高,生活水平越低;這個比例越低,生活水平越高。我們將所有的勞動者,劃分為三個不同產業,分別考察影響其生活水平的變化因素。

  對于農民來說,基本收入就是自己吃的糧食,總收入就是所有糧食。例子中,這個比例就是500/800=62.5%。,從總體上看,這個比例恰好就是農業人口和全部人口所消耗的糧食的對比。如果沒有較大的農業技術或者人口政策的變化,這個比例幾乎是不發生變化的。

  對于傳統產業的工人來說,基本收入就是自己生產、自己消耗的基本生活用品,總收入就是自己生產的所有基本生活用品。從總體上看,這個比例恰好就是傳統產業的工人和所有產業工人所消耗的基本生活用品的比例。如果傳統產業不斷實施技術改造,提高資本有機構成,勞動生產率就會提高,這個比例就會不斷有所降低,生活水平也就會不斷得到改善。這樣的效率提升,存在著一定的技術瓶頸,因此它的提升不是無限的。

  對于創新產業來說,基本收入和前者一樣,但是總收入就完全不同了!由于創新產業以產品創新和技術進步為標志,不僅僅是它的勞動生產率較高,更主要的是它有著創新產品的市場定價權,而不是像前者一樣,自身價格被市場價格所左右。這樣的產品定價,會依據產品功能的提升不斷提升,所以它的產品的附加值很高。不管勞動生產率是否真的有所提高,產業工人的基本收入占總收入的比例都很低,這說明這個產業工人的生活水平很高。

  為了客觀評價不同群體的貧富差距,我們應該使用同一個標準,最理想的就是糧食消費占總收入的比重。這種方式所衡量的是相對貧富差距,即相對于其它群體而言的貧富程度。如果一個社會貧富差距過大,那么對于社會底層群體來說,由于自身無法消費高端產品,過多發展的高端產業,會讓自己的產品和其它基本生活用品之間的交換比例,向著不利于自身的方向變化,也就是說自己消費的東西越來越貴了,演化成了絕對貧困化。

  那么這一切和貨幣有什么關系呢?有!過去的本位制貨幣代表的都是社會真實財富,到了紙本幣時代,雖然不再以真實財富作為本位幣了,但是理論上我們依然會規定其中的“含金量”。這種“含金量”是以數量而不是以“價值”進行定義的。比如說糧食本位制,它的“含金量”就是糧食的“斤數”,而不是糧食中包含的勞動“價值”。如果貨幣綁定的是勞動價值,說明社會財富是按照勞動價值進行分配的,那么還會存在上述問題嗎?

  左右為難的選擇

  所有價值都是勞動創造的。貨幣既然是價值,原則上就可以用社會必要勞動時間進行標注。同樣品質的勞動力,同樣大小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本來大家到手的貨幣收入應該是一樣的。如果因為所從事的行業不同,勞動所得差人一等,不得不接受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社會現實,這將是多么無奈的一件事啊!

  對于農民來說,他的勞動不升值是正常的。即使今日的農業今非昔比了,但是農業文明也遠遠不能和工業文明同日而語。對于工人來說,他的勞動升值才是正常的。在工人階級所創造的產品中,以設備進步為目的的快速折舊是進入成本的。換句話說,工人階級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中有一部分是用在了設備進步上,所以他的勞動生產率會逐步提高。當別人購買他的勞動產品的時候,相當于為他將來的效率提升買單。

  創新產業就更是這樣了。由于創新產業需要進行大量的研發,這種研發投入通常是以期間費用的方式進入成本。當別人購買他的勞動產品的時候,相當于為他將來的技術進步買單。因為我們做了這樣的研發投入,未來的產品就會因為技術進步帶來大幅度的功能提升,所以勞動價值自然隨著產品的價值升值而升值了。

  如果我們堅持按照傳統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確定勞動的價值,并按照勞動的價值支付貨幣工資,那么等于忽視了科技文明給工業生產帶來的天翻地覆的變化,不利于鼓勵進步。由于產品價格是按照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確定的,不能做到隨行就市,所以也無法維持供需的平衡。如果我們承認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是不同質的,而這種不同質是由行業性質決定的,那么必然存在同工不同酬,我們就必須要面對這個社會貧富不均、分配不公的尷尬。究竟是應該根據勞動力自身的價值確定商品的價值呢?還是根據商品在市場中的自發形成的價值確定勞動的價值呢?這真是一個兩難的選擇。

  未來貨幣的展望

  解決上述的困境,我們需要重新設計我們的貨幣體系。一方面,我們要跳出傳統的本位制貨幣的窠臼,要從“物”的本位制,躍升到“人”的本位制,堅持勞動是一切價值的源泉。另一方面,我們要從時代的發展角度,全面審視勞動價值論。傳統的勞動價值論,認為勞動價值是由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決定的,這個觀點是不會有錯的,但是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是以時間為度量衡的,我們不知道如何通過社會必要勞動時間去體現價值的“升值”。既然如此,我們也就沒有必要用社會必要勞動時間去判斷價值的“升值”了,我們只需要把多出來的“升值”部分,重新進行社會分配就可以了。

  例如,農民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是8小時,工人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也是8小時。然而農民的這個8小時只是純粹的勞動,而工人的8小時是包含快速折舊的,它直接影響到勞動生產率,所以工人的8小時勞動,會帶來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之外的價值“升值”。這種“升值”的成果應該屬于整個社會的全體勞動者,不單是工人,也包括農民。對于農民來說,他的勞動價值就是由兩部分構成的:一部分是由標準定義下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構成的;一部分是整個社會重新分配的價值“升值”構成的。

  當我們采用全新的“糧食”本位制確定貨幣價值的時候,貨幣不再是綁定糧食的數量,而是需要綁定生產同樣數量糧食的農民的勞動價值量。因為農民的勞動價值“升值”了,所以糧食的價值也“升值”了!糧食“升值”以后,農民的糧食消費占總消費的比重就減少了,收入當然就提高了。有人可能覺得,糧食價格漲了,不是會出現通貨膨脹嗎?這個東西要看我們對通貨膨脹的定義。防止通貨膨脹的目的,在于防止整個社會最底層的勞動群體,不至于因為產品價格的波動,影響實際生活水平。既然連不產生價值“升值”的農民的實際生活水平都提高了,其它能夠產生價值“升值”的工人階級的實際生活水平當然就更高了!

  最后說明一下。本文為了方便闡述,把所有價值的“升值”算到了工人階級頭上,這也是勞動價值論的基本邏輯。現實中,由于存在資本,工人階級(包括技術或管理人員)收入是畢竟有限的。工人階級的真實收入,取決于勞動力市場的邊際工資,企業是不會用高于勞動力市場價格的工資雇傭企業勞動者的。無論是生產效率的提升或者是創新能力的提升所帶來的收益,對于企業而言,都是自己的資本“升值”了,而不是工人階級的勞動“升值”了。這也是資本利潤率會高于經濟增長率的背后原因。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