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亞洲

伊拉克共產黨正在走向新生

2019-12-10 16:18:10  來源:WorldCommunistParties  作者:CCNUMPFC
點擊:    評論: (查看)

伊拉克共產黨正在走向新生

  伊拉克共產黨的支持者在集會上高呼口號

  2019年12月3日,英國媒體《中東之眼》報道了發生在伊拉克的人民示威抗議,并發布一篇對伊拉克共產黨總書記法赫米進行專訪的文章:

  與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地區的一些政黨所擁有的那些富麗堂皇的大樓相比,伊拉克共產黨的總部顯得相對簡陋。這里包括一個商店、辦公室和一個裝飾著現代主義藝術和共產主義烈士畫像的小會議室,其中包括被處決的前領導人優素福·薩爾曼·優素福(Yusuf Salman Yusuf)。

  伊拉克共產黨作為伊拉克歷史最悠久、持續存在的政黨已不再是20世紀中期的強大力量,當時它可以說是伊拉克最大的黨,也是中東地區最大的共產黨。但是,現在隨著這個陷入社會動蕩的國家對馬克思主義的呼喚,伊拉克共產黨正處于有利地位。

  到目前為止,伊拉克共產黨是唯一一個完全退出伊拉克議會的政黨,以此舉回應政府從上個月開始的對抗議活動的猛烈鎮壓。政府的鎮壓已造成至少355人死亡,數萬人受傷。

  公眾的憤怒主要集中在這個國家的政黨上,他們被控任人唯親、腐敗以及與暴力武裝組織有聯系。

  伊拉克共產黨總書記法赫米說,只有伊拉克共產黨沒有受到抗議者的否定。法赫米進一步解釋道:

  【“我們尊重抗議運動的一般規則,抗議者知道共產黨人是誰,知道他們的存在,他們接受共產黨人。不接受其他黨派。”】

  對宗教的看法

  人們普遍認為,伊拉克的政黨大多是追隨神職人員或部落領袖,代表宗教或族裔少數群體,從而確保他們的特殊利益集團能夠獲得政府服務、就業和資金。

  長期以來,伊拉克共產黨一直視自身為該國唯一真正無宗派的政黨。盡管成員都是無神論者這點在一個宗教色彩濃厚的國家看似是一個缺陷。

  10月27日辭職的伊拉克共產黨議員之一法赫米對發生在伊拉克的示威活動充滿熱情,他表示,

  【“伊拉克當局‘誤讀’了伊拉克局勢和抗議活動的潛在范圍。伊拉克當局認為示威抗議會逐漸減弱。這是錯誤的,因為它不斷從新的力量和新的形式中獲得新的動力,我們可以在不同的省份看到不同的形式。”】

  法赫米將其描述為“自1921年伊拉克建國以來最有效的罷工”,抗議活動擴大到學生群體、中產階級和伊拉克社會的廣泛范圍,這充分證明抗議活動的可延展性。

  有爭議的聯盟

  自2018年以來,伊拉克共產黨一直與頗受歡迎的伊拉克什葉派宗教領袖穆克塔達·薩德爾(Muqtada al-Sadr)結成政治聯盟——在當年5月的選舉中,“薩伊恩”聯盟(Sairoun alliance)在議會中贏得了最多的席位,這與反對腐敗和伊朗在伊拉克的影響力有關。

  盡管這兩個組織的政治聯盟于2018年正式成立,但至少從2015年以來,它們之間就一直存在著默契的合作。2015年,巴格達和其他地區爆發了反對腐敗的抗議活動(盡管規模不及2019年)。

  該聯盟受到雙方一些人的批評,批評的人認為世俗的共產主義者與宗教上保守的薩德爾派之間的合作是對伊斯蘭主義的背叛。伊拉克共產黨針對這種批評的回應是,這兩個組織都試圖代表社會上最貧窮和最邊緣化的群體。

  法赫米認為,伊拉克仍處于資本主義發展階段,建立工會和社會保障等機構,以及混合經濟的社會市場是最合理的前進道路。法赫米說:

  【“人們堅持社會正義,這意味著他們反對極端自由主義,抗議者的要求與伊拉克共產黨的要求是一致的,那就是結束腐敗,結束以宗派為基礎的政府職位分配,實行世俗治理。”】

  對社會公正的渴望一直是抗議者訴求的重點。但是法赫米對其他一些立場持批評態度,特別是抗議者一再要求在伊拉克建立總統制,并減少議會席位。法赫米表示:

  【“我們認為,在伊拉克實行總統制是不恰當的。這并不意味著你不能研究如何在總統和議會之間重新分配權力,或許你可以做出一些修正,但不要對議會制度產生質疑。”】

  法赫米警告稱,不要“以犧牲自由為代價,向更加集權化的方向倒退”,此外,為了反映伊拉克社會的多樣性,維護該國的聯邦制度很重要。

  革命的象征

  巴格達解放廣場上到處都是攤位,這里已經成為伊拉克人民起義的焦點。在這里出現的許多活動迎合了文化、醫學、交流以及圍繞長達數月的示威游行的一系列其他問題。其中的一個攤位在自豪地展示卡爾·馬克思、弗拉基米爾·列寧、羅莎·盧森堡和納瓦爾·薩達維(埃及女權主義作家,活動家)的照片和語錄。

  伊拉克工人共產黨(WCPI)成員阿馬爾·謝里夫(AamarSharif)對此表示:

  【“他們是革命的象征,是社會抗議的象征,伊拉克社會需要的不僅僅是表面上的改變,也不僅僅是選舉法的改革或逮捕幾個腐敗分子。政府應該被一個人民政府取代,而不是另一個腐敗的議會。”】

  阿馬爾•謝里夫解釋道,

  【“民主不是每四年選一個人,然后坐在家里。而是人們必須每天實踐他們的規則。”】

  此外,他認為,世俗主義的必要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明顯。他說:

  【“沒有政教分離,就沒有自由--伊拉克的宗派制度對人民犯下了如此多的罪行。現在人們不想要一個宗教政府。這就是為什么我們支持伊拉克的世俗體制,這樣每個人,無論是宗教人士還是非宗教人士,都可以在這個國家平等地生活。”】

  新的歷史機遇

  赫克馬特,伊拉克工人共產黨(WCPI)創始人之一,現在被埋葬在倫敦北部的海格特公墓,離卡爾·馬克思巨大的半身像只有幾米遠。與他并肩的還有許多伊拉克共產黨人,如薩阿德·薩迪·阿迪(Saad Saadi Adi)和賈米爾·穆尼爾·阿卜杜勒-哈米德(Jamil Munir Abdul-Hamid),他們是幾十年來各種君主主義者、復興黨和伊斯蘭主義者鎮壓的受害者。

  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左派曾是伊拉克的一支強大力量,但他們的歷史結局基本上是被流放、逮捕、謀殺。2003年,在他們的宿敵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被推翻后,他們的命運結局只略微好轉了一點。長期以來,由于戰爭和宗派主義,伊拉克人民討論社會變革和物質問題的空間受到嚴重限制。

  從這個意義上說,最近發生在伊拉克的示威代表了一個新的機會,使“以前不可能的某些事情成為可能”。

  法赫米說:

  【“我們認為,已經發展成某種起義的抗議運動需要保持主動性,為了保持主動性,他們將逐漸需要某種領導--而這種領導需要來自內部,而不是外部。盡管抗議活動不太可能平息,但社會和經濟變革的問題最終需要與政治變革問題一起得到重視。示威者需要社會公正,需要公共服務,我們看到普通民眾得不到教育和醫療的保障。這些都是需求,什么樣的體制能夠解決這些需求,政府的優先任務是什么,政府的角色是什么?這些問題需要商榷并解決。”】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 海王捕鱼官网礼包 组建网赚团队 西甲球队最新关系 神来棋牌新版本 江苏11选五复式玩法 怎么用互联网赚钱 东北四人麻将游戏 上证股票行情大盘 写文章赚钱是什么网 江西优乐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