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2019-12-20 09:32:17  來源:黨人碑的熟人茶館  作者:黨人碑
點擊:    評論: (查看)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現代京劇《沙家浜》里,沙老太有一段唱詞:

  【“八一三,日寇在上海打了仗,江南國土遭淪亡,尸骨成堆,鮮血成河。”】

  這并非藝術夸張,如今我們常說“南京大屠殺”,實際上大屠殺并不止于南京一城,這場慘絕人寰的暴行,其出發地卻在300公里外的上海。

  由此,我認為“長三角大屠殺”可能比“南京大屠殺”更準確,獸軍暴行,沿著當年的京滬線,從上海開始的,漸次在江南鋪開。

  【1】始于上海的“長三角大屠殺”

  1937年“八一三”淞滬抗戰剛剛爆發,日軍的屠刀,就指向了無辜的上海人民,有計劃的屠殺和暴行己經不時發生。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被殺害的無辜兒童

  8月15日的《申報》報道:

  【“昨晨起,我虹口區內居民,仍以禍起倉促,未逞逃避者,在此猛烈的炮火中,伏居屋內以避之。日軍竟絕無人道,將此無辜居民,以刺刀、大刀屠殺,而以吳淞路一帶,被日兵所殺死者尤多。以致尸體堆積,血流成河,其慘狀更不忍睹。”】

  8月24日的《申報》報道:

  【“自高郎橋,自保定路一段至華德路(今長陽路)上,慘遭敵人擊斃者,不下百余人,尸身且無人掩埋,狀至慘痛。”】

  一位叫劉紀樓的老人,當年在祥生汽車公司當學徒,祥生是中國最早的出租汽車公司,前者曾回憶當年他看到的慘狀,說:

  【“長治電影院對面一家出租汽車公司的場地上,尸體堆得像小山一樣高。那是難民過外虹橋時,被日本兵用刺刀戳死,爾后又被一個一個拖到那邊場地上堆起來,真是慘不忍睹。”】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這也是個少年兒童

  接著,就是有計劃的屠殺青壯年和制服人員,后者這可不是軍人,而是警察,甚至是消防隊員。

  10月27日,日軍進占閘北,當即用硫磺等化學物縱火。

  三名消防員不畏日軍淫威,毅然出來救火,結果被鬼子抓住,剝去衣服,將手足用大鐵釘,釘在從附近民房取來的大門之上。大門兩面,一門正背,各釘一人,另一門只釘一人。

  可能覺得還缺一個空位,于是殘暴的日軍,為此竟然又捕來一名警察,亦剝衣活釘在另一門之背面。

  然后又用刺刀,在四人額部、眼目、胸膛等處亂刺,直至虐死。我前面寫過“濟南事變”時,山東交涉專員公署的蔡公時等17人,也是被日軍以同樣方法,殘酷殺害的。

  甚至連紅十字會人員,日軍也肆意傷害,有明顯標記的紅會車輛,成了日機投彈、掃射的重點關照目標。1937年8月23日,在寶山羅店,擔負人道主義救護任務的中國紅十字會第一救護隊的一支小分隊,也遭到日軍的襲擊。

  8月27日的《大公報》報道: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大批中國孩子,慘死在日軍手中

  【“正在工作緊張之際,忽遇日兵開槍擊斃副隊長某,著名醫師一人,隊員三人,強將背章搜去,令跪地上,己救護之傷兵亦遭槍殺。”】

  至于黃浦江、蘇州河里,男性雙手反綁,女性被肢解,動輒五六十,乃至上百的浮尸。更是當時在滬中西文報紙,甚至租界里的英美軍隊,都有人拍了照片為證的。

  【2】鬼子到底殺了多少中國人?

  上海寶山區有個羅涇,淞滬抗戰開始后,日軍在此登陸,其陸海軍都參與了對羅涇人民的大屠殺。

  8月23日深夜,羅涇的老百姓一如往日,他們覺得戰爭還很遙遠。“東洋先生”,也是見過的,應當不至于把他們這些普通老百姓如之何吧?

  養鴨的沈阿興,照常來到薛敬塘江堤旁捕捉蟛蜞,學名相手蟹,也就是小螃蟹。

  這玩意兒,號稱世界上最小的“螃蟹”,10斤吃不到1兩肉,但那時候的窮人,卻靠此解饞,做個粥,拌個飯。是難得的河鮮。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幾位勤勞的農民,正徹夜在田間踏水車,期望辛勞換來豐收。

  突然,日本海軍的軍艦升起照明彈,向岸上射來火炮。接著陸軍士兵登陸,開始遇人殺人,沈阿興和這些踏水車的農民,成為羅涇大屠殺的第一批罹難者。

  據《羅涇鄉志》記載,日軍登陸后,共殘殺村民2244人,查實姓名的,就有1495名。

  其中潘橋死了112人,徐家角有36個村民遭到集體屠殺,連因癱瘓而躺在床上的青年也被特意拖出來殺掉。

  而在寶山區域內,有多少中國人被殺了呢?

  1938年11月,偽寶山政務署通過調查,得出的遇害人數是11318人。

  到第二年,又進行了一次調查,遇難人數增加到了23015人。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十里洋場成了修羅場

  即便如此,還有6個鄉鎮沒有統計數字。

  這還只是寶山一地,日軍不單在市郊,在上海市區也大量屠殺無辜的中國百姓。

  一位叫應志釗的老人,后來回憶當年說:

  【“8月15日那天,我去外虹橋,看到老太太帶一個小孫子要過橋。日本兵不讓過。當祖孫倆人苦苦哀求時,日軍竟獸性大發,用刺刀將小孫子挑到河里,然后又開槍將老太太打死。這是我親眼看到的。”】

  在市郊的金山衛,倪家村孕婦姜杏多,帶著兩歲的孩子,臥病在床,被日軍活活燒死;楊家村婦女裴引寶,被日軍割去一只乳房后,連同兒子戚祖根,都被日軍用刺刀刺死,3歲的孫子戚阿照也不能幸免,被鬼子劈開頭顱,祖孫三代無一幸免;倉頭村的奚斗如夫妻家,也有個3歲的兒子,奚妻董金寶還懷著個孩子,都被日軍刺死,扔到魚塘里。

  而這樣的慘無人道的屠殺,并非只有上海及周邊縣鎮如此,蘇州、鎮江的所屬區域內,常熟、昆山、吳江、太倉、張家港,江陰、句容、丹陽……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還有我前面寫過的無錫、常州,無辜的中國老百姓,倒在日軍的屠刀之下。在水網縱橫的江南,運河中,漂浮尸體太多,乃致船斷航,河斷流,無數中國人的尸體,浮了又沉,沉了再浮。

  “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的數字是三十萬,南京之外,在1937年的下半年,沿著當時的京滬(南京—上海)路,日軍殺害的中國人,又有多少呢?

  我想,起碼也得有三十萬!

  【3】日本鬼子的“工匠精神”

  日軍第13師團步兵65聯隊本部通訊班的一名伍長,當時也參與到上海周邊地區,針對中國無辜平民的大屠殺中。

  請大家注意,這可是通訊兵,不是戰斗部隊。按道理說不直接上戰場,跟中國老百姓,更遠日無怨,近日無仇,但這幫畜生,屠殺起無辜百姓時,照樣瘋狂,而且瘋狂到“匠氣十足”!

  這個叫崛越文男的伍長,也就是下士,詳細記錄了他所在的通訊班,是如何屠殺中國老百姓的。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被侵華日軍殺害的上海民眾顱骨

  第一次是在上海的劉行,時間是1937年11月6日,他寫到:

  【“昨夜第3大隊俘虜了七名,送到本部來,油座一等兵砍殺了一人,渡部軍曹也砍殺了。”】

  第二次是三天后的11月19日,在羅店:

  【“帶來了俘虜,油座氏給砍殺了。近夜時,兩個女子和一個小孩也被刺殺。”】

  到了11月20日,崛越也開始一試身手,不然就被大家小瞧了。

  【“午前八時左右,在某村發現了正規兵,我初次砍殺之,完全按照規范操作,刀刃稍微有些崩了。

  我沒想到,難得我在殺人時,心情如此沉穩,雖然有驚恐之心,但卻平定了下來。

  敵人幾乎全退卻了。剩下的讓他們干苦役,再槍殺或斬首。

  沒有怒氣沸騰之心,也沒有爭強好勝之意,見了鮮血噴涌,也不失內心的平靜。”】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日軍屠刀下,兩張中國人的面孔,耐人尋味

  從此之后,這家伙愛上了屠殺中國老百姓這事兒,它們以殺人為能,更為樂!

  11月26日,距離崛越第一次殺害中國人,也就六天光景,這個畜生已經覺得樂在其中了。

  在當天的日記中,它詩興大發:

  【“夜,保養日本刀。日本刀呵!好日本刀!砍人之后,仍然明快清晰。心滿意足,晚上喝了香酒,更覺揚眉吐氣。”】

  【4】“這是個沒有出息的民族!”

  【“我們得到了中國的首都,也得到了首都的女人;

  這是個沒有出息的民族,

  五千年的歷史,對他們來說,沒什么用!”】

  1937年12月16日,一名叫宮本的日軍大尉,給因殘疾不能服兵役,而留在家鄉的朋友吉川資,寫了幾封信,主要內容就是這幫畜生的“性犯罪”。

  恕我實在不愿復制這些血粼粼的文字,卻又不得不貼出來,以警示今人的復雜心情。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上篇我寫了那些被鬼子,一個個招呼出來,引頸受戮的士兵;這篇我看到,鬼子信箋中,這些已經毫無反抗,“溫順得像一群貓”的女性,心如刀絞。

  于是我不禁想起了抗戰詩人田間的那首詩:

  “假使我們不去打仗,

  敵人用刺刀

  殺死了我們,

  還要用手指著我們骨頭說:

  “看,

  這是奴隸!”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注:這幾封信,可見于《昭示:中國慰安婦跨國跨時代調查白皮書》,從原文中可以看出,是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在接觸這位“宮本”后,做的技術性處理。所以聯隊長會是個查不到人的“中山一郎”,而且不是大佐,而是“中將”。畢竟在八十年代初,能如此做的日本人,還是很需要膽量的。

  【5】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愉快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在南京,我砍了5個人的頭,那感覺就跟殺蒼蠅一樣。

  訣竅是留著脖子前面的皮,不要切斷!

  我們讓他們盤腿坐著,雙臂交叉在胸前,所以頭被砍掉的時候,人就往前倒了。

  我們也曾經把中國人,綁在房子燒剩的柱子上,叫部下用刺刀,把他們刺死。

  我們在殺中國人的時候,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愉快。”】

  說這話的是一名叫岡崎茂的原侵華日軍士兵,奈良縣人,南京大屠殺那年,他才22歲,在第16師團步兵第38聯隊第1大隊服役。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請大家注意,我前面寫的“百人斬”,也恰好是這個師團的“杰作”。

  岡崎的部隊,從南京和平門攻入后,先后在和平門以及“德國人的水泥廠”附近駐防。

  后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江南水泥廠,在德國人卡爾·京特和丹麥人辛德貝格的幫助下,江南水泥廠臨時更換門牌為“丹德合營水泥廠”,成為南京市內唯一安全的難民收容所,最高峰時收容難民近3萬人。

  可盡管京特和辛德貝格能保護廠內的難民,卻無法阻攔鬼子在廠外的屠殺。

  在日軍的16師團,畜生們很快發現了砍殺中國人最迅速有效的辦法。

  同屬16師團的步兵33聯隊第2機槍中隊小隊長古川康三,后來關于南京大屠殺的回憶,也佐證了前面岡崎茂的說法。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參加戰斗的日本新軍官、從干部候補升上來的軍官中的絕大部分,成為任官制少尉(受一年的培訓后任官)后當上小隊長的,他們常常說一句“試砍”,就以敗兵為名,把中國人抓來砍頭。

  在士兵前是新小隊長砍,而且說砍后脖子上留下一層皮最好。

  我清楚地看到近在眼前的砍頭。在南京陷落以前我也看到過好幾次,進攻村莊抓敗兵,小隊長將敗兵的脖子砍了。”】

  這也同時就解釋了,為什么向井敏明和野田毅,這兩個“百人斬”元兇,能一把刀半個月砍殺上百名中國人的原因。

  當時,向井敏明使用了一把叫“關孫六”的“寶刀”,它向日本《東京日日新聞》特派記者淺海一男夸耀:

  【“不知不覺,砍了100人是件很愉快的事情。我的關孫六上有個缺口,是因為把一個家伙,連鋼盔一起劈成兩半造成的。”】

  正好我寫“百人斬”的時候,網友“幻想狂劉先生”,曾經從專業角度解析過: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無論何等寶刀,正常戰斗中都無法避開顱骨、股骨這種大骨,更何況士兵身上還有鋼盔等金屬部件,一把刀斬不了幾人就報廢了。只有人跪在那,頭向前下,刀刃從頸椎的縫隙準確斬入,才能最大程度保持刀刃完整。戰犯家屬狡辯一把刀,無法殺害這么多人,恰恰證明了二人屠殺的,都是平民和戰俘。”】

  這兩下就對上了,日軍的“百人斬”和相關的大屠殺,針對的都是無辜的中國平民和放下武器的戰俘,這就是獸軍集團,不折不扣的侵略者。

  此外關于這種特殊的屠殺方式,網友“幻想狂劉先生”也做了剖析:

  【“斬首時留層皮,讓頭顱和軀干不徹底分離,稱為‘皮殘’,是古代武士介錯或斬首敗軍之將的方法,這些武士過路時都要跪伏在路邊不敢抬頭的農家子弟,一旦掌握了權力,就立刻模仿起武士的做派來,所以二戰期間日軍暴行,根本不需要像納粹德國那樣有組織的進行,只要把刀槍交到士兵手里就可以了。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皮殘’實際上比這更難,要留一層皮,然后頭正好落在胸前,被交叉的雙臂抱住,這就是為什么有的日本兵讓中國人坐著,雙臂抱在胸前的緣故。他們把殺人當成古代武士模仿秀了,根本沒把中國人當人看。”】

  中國人民,不決死反抗,大家看行不行?

  所以,我們的國歌《義勇軍進行曲》,請大家啥時代都要謹記在心,而不只是會唱而已,那里面告訴我們:

  “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筑成我們新的長城!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后的吼聲。

  起來!起來!起來!

  我們萬眾一心,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前進!前進、進!”

“殺中國人比殺一只鳥還要輕松!”1937年長三角大屠殺

  注:所有圖片均來自網絡。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捕鱼达人单机版下载